一夜之间20亿身价清零,他49岁选择东山再起,这次情节会如何演绎?

一夜之间20亿身价清零,他49岁选择东山再起,这次情节会如何演绎?

从一无所有到20亿身家,从事业巅峰到锒铛入狱,从商业复出到在逃“红通”,跌宕起伏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人生,他就是兰世立。

从一无所有到20亿身家,从事业巅峰到锒铛入狱,从商业复出到在逃“红通”,跌宕起伏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人生,他就是兰世立。

1990年,兰世立从武大干修班毕业,分配到湖北省委大院工作,同年转到海南省委大院。

按理说,靠捡4年牙膏皮,好不容易熬到毕业的兰世立应该知足了,可他偏偏是个不安分的主儿。这不,屁股还没坐热,1991年,兰世立就下海开了一家东星电子公司,本金1000元。

随后,就在武大附近租了个小门脸,专门打字。你知道的,大学生的钱好赚,尤其一到毕业毕,电脑就没闲过,一直要忙到凌晨2点。最高峰时期,一天的收入超过1000元,一年下来竟然攒下20多万。

不过,兰世立觉得打字就是小本买卖。

很快,他盯上了电脑,偏偏赶上1994年汇率改革,结果还没来得及出手,300多台电脑赔了1万多。紧接着开酒店时,遭遇政府严抓公款吃喝,又赔了几十万。

关键时刻,兰世立无意中在郊区买的100多亩地救了他,当时购买的成本是每平米400元,后来轻松以每平米60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结果一把就大赚1000万。

尝到甜头后,兰世立就盯上了房地产。随后,他运作了系列地产项目,如宜昌、孝感的安居工程、武汉沙湖小区、宜昌桃花岭宾馆等,都是大有斩获后退出。

此后,兰世立先后涉猎广告、交通、投资、电信等20多个行业。用他自己的话说,“当一个行业还没有起步的时候,我介入,等把它做到一定的高度,我就会把资金撤出来,盈利就可以了。”

不过,也有传言,兰世立还注册了多家外资空壳公司,利用国家的优惠政策买回大量免税的高级轿车,因此有人认为那才是他淘到的第一桶金。

不管怎么样,兰世立确实赚到了超过5个亿的大钱。所以,2003年“非典”肆虐,很多旅行社大幅萎缩,兰世立却有资金逆势扩张,一举收购了汉口国旅,并籍此获得了出境业务的经营权。此后,他相继在北京、上海、深圳收购了20多家旅行社。

旅行社一多,游客就多,兰世立开始学起了均瑶的模式,“包飞机”,他先后将泰国航空、大韩航空、新加坡航空引入武汉。

但是,包别人的飞机,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很多时候,游客都齐了,但航班却不能按时起飞,结果就遭到游客的投诉。

2004年春天,时任中国民航总局局长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中国已批准了第一家民营航空公司鹰联航空的筹建。

兰世立何其敏锐,立马赶到了北京。一年后的 2005年6月,他也拿到了东星航空公司批准筹建的批文,成为继鹰联、春秋、奥凯在内的第四家民营航空公司。

不过,办航空公司,飞机是关键,而且一架两架不管用,最起码要20架。可一架飞机要五六个亿,20架飞机就要100多亿,就算兰世立再有钱,也搞不定。

“买不起?那就租。”

兰世立想找银行担保,银行不同意,“120个亿数目太大,就是四大国有银行也不敢担保。”

国内的不行,没准国外的行呢?兰世立决定和美国通用电气金融航空服务公司谈谈。

“第一,空客需要这个市场;第二个缺口很大,中国有13亿人,却只有800多架飞机,而美国2.5亿人就有5000多架飞机。”

就这两点,立马引起了通用电气金融航空服务公司的兴趣,“武汉的发展的速度让我感到非常震惊。湖北人口和法国人口一样多,航空旅游业确实大有前途,20架飞机很靠谱!”

就这样,2006年5月9日,兰世立与通用金融航空服务、欧洲空客签订租赁购买协议,分五年租赁20架空中客车,总预算120亿人民币。

2006年,时年39岁的兰世立,以20亿的身家,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70位,一度被外界称为湖北首富。

有了20架飞机在手,其余的就好办了。此后,兰世立先后拿下国内外20条航线。

2006年5月,东星航空首航。兰世立发起了疯狂的促销活动,“只要花999元,就可从武汉往返深圳的,还能获得免费港澳双飞5日游。”要知道,常规线路需要2200多元,而且还经常买不到票。

游客满意了,同行却疯了!很快,东星航空遭到了8大国有航空公司的联合绞杀,就连武汉地区最大的30个机票代理商都不准销售东星机票。

你想啊,东星航空销售全靠渠道,渠道一封杀,营业额下马下去。但航空公司烧钱啊,每天光保养费、飞行员工资、地勤运营费用就要十几万。

为逃税,兰世立指示相关人员启用物流公司的账户,将航空公司营业收入直接汇入该公司账户。

更可怕的是,刚好赶上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银根紧缩,大伙都缺钱。没有办法,兰世立只能找高利贷,最终以其旗下东盛地产的全部股权作为质押借款3.5亿。

钱是找到了,内部管理又爆发了危机。

兰世立是个工作狂人,经常工作就到夜里12点,而且他思维奇快,下属一不留神就挨批。时间一长,员工受不了,员工家属更受不了。

工作累没有关系,薪资弥补啊。但是,兰世立却鄙视股份制改造,“像我兰世立这样有能力的,就一人占100%股份。”

所以,他自己赚了钱,心腹却一个个离他而去, “有超一流的想法,超一流的士兵,却没有一个管理团队,而且用的是三流的钱,”很多高管这样评价他。

内部管理马虎点也就算了,关键是兰世立还要外行领导内行,喜欢在航空线路上自己说了算, “自己想飞哪里就飞哪里。”

一般来讲,航空公司的航班密度、长度应该是互补的,早班出去的时间差不多,回来的时间基本上是错开的,“一旦有航班延误,飞机可以互相调配。”但是,兰世立偏要同时离港,同时进港。

你说那还有好?

最终,东星航空欠款总额约为5亿多,涉及法律纠纷达100多起。随之而来就是民航局停飞的处置,东星帝国一瞬间灰飞烟灭。

屋漏又逢连夜雨,2010年4月9日,兰世立因犯逃避追缴欠税罪,被判处四年徒刑 。

“我不是要东山再起,而是要超越过去。”出狱后,2015年9月25日,兰世立再一次卷土从来,还是从他熟门熟路的旅游业开始出手。

他在微博放出狠话,“这次特地带来了我们精心打造的一款旅游产品,品质港泰七日六晚游!售价1999!凡本人粉丝,买一送一!有意者私信本人!”

要知道,主流在线旅游网站,如携程、途牛等,在售的泰国香港旅游产品基本都在3000元以上,他这1999元的超低价又是断了不少从业者的后路。

“当天成交的就有16000多人,3000万的收入。”兰世立随后把各种港泰游、欧洲游产品不断更新微博上,粉丝们可以通过电话咨询并订购,“到现在已经有26000人出团成行了。”

当时就有人说了,兰世立有可能是下个孙总,翻身指日可待!

然而,就在2017年11月15日,兰世立扔下一枚炸弹,在微信号东星旅行发表关于《对新疆麦趣尔及李氏三兄弟骗取百亿资产的控诉》,指责该公司借助其收购泰国航空公司项目,进行国内资产套现,并伪造签名骗取泰国暹罗航空股份。

紧接着,麦趣尔受挫跌停。24个小时还没过,剧情出现神反转,11月16日上午,广州公安通报国际红通在逃人员兰世立涉嫌合同诈骗犯罪,兰世立也消失了。麦趣尔股价随即从跌停板翻红涨3%。

这次,剧情还能不能再次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