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太廉价是导致创业成功率降低的导火索?

资本太廉价是导致创业成功率降低的导火索?

廉价的资本使创业公司缺乏创新,习惯于用“钱”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更高效的运营手段和更富创意的营销方法,这是值得警惕的。

很多人认为,现在处于资本的寒冬期,这造成了创业公司大面积倒闭。此次资本寒冬可以追溯至去年的这个时候,然而我们认为,所谓的资本寒冬只是与前两年的对比的结果。从长期来看,对于创业来讲,资本并不难获得,相对而言资本是非常廉价的。资本的廉价让创业成为一种潮流,催生了泡沫,这是导致创业失败率较高的原因之一。另外,廉价的资本使创业公司缺乏创新,习惯于用“钱”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更高效的运营手段和更富创意的营销方法,这是值得警惕的。

1、为什么资本越来越廉价

如果我们知道当年联邦快递以不到一亿美金的融资打破了华尔街的记录,谷歌上市前融资不过19亿美元,那么现在动不动就几亿美元的A/B轮融资确实太高了,即使在忽略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并且,创业公司的亏损也水涨船高,Uber一个季度的亏损就超过了亚马逊上市后亏损的年度最高额,这种资本竞备是罕见的,但现在却见怪不怪了。

就中国市场而言,资本的廉价是因为投资的机会的减少,从而使大量资本流入风险投资领域。一方面,楼市、股市目前没有太多投资机会,很多实体企业也面临转型困境,总体来讲各行各业的感觉是生意难做。这种情况就造成了很多民间资本有钱但无处投资的困境。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也体现了这一点,这其实是民间借贷的升级,冠以P2P等名义的投资渠道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部分资金也进入了风险投资这一高收益的行业,比如,明星、主播等都跨界做起了投资,这在去年得到了全面体现,繁荣景象可见一斑。但是,风险投资不仅有着高收益,还是高门槛和高风险的行业,外行的进入只是看重了收益,而低估了风险。所以我们预测,3、5年之后,这一波风投将会面临集体退出的危险。

风投的繁荣与政策的鼓励是分不开的,资本进入风投部分原因也是实体生意不太好做,于是很多人把创业和投资的繁荣归因于整体经济的不景气。但是,我们却提出了不同意见。整体经济的不景气主要是体现在部分工业产能的过剩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降低,而这仅仅占经济的一小部分。如果我们走向街头,将会发现,无论是餐饮还是酒店,或者是其他实体门店,商品质量明显提高,服务水平也明显提升了档次,各类公司的售后服务远比前几年要好得多。现在的餐饮店大多更加规范,甚至实现了标准化,连锁的越来越多了,而那种没有特色的夫妻店和个体经营却越来越少了。而那些前些年专注于公款消费的高档消费现在也向普通民众敞开了大门并且价格亲民。

因此,我们认为,实体经济不好做并不是因为经济不景气,而是因为竞争更加激烈了,即由传统的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或可称为消费升级。前些年那种随便投点钱开个餐馆或者洗衣店,然后雇人打理就能赚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就是大多数人所谓的生意难做。与此同时,一批有着先进经营理念的新型企业正应运而生,通过迎合消费者喜好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而生意越来越好。从理论上来讲,这是由于资本的充裕和廉价导致资本的边际效应递减,而管理理念和经营手段等的效应不断显示出来。这对创业公司的启示是,资本的作用是有限的。但是廉价的资本使创业者忽视了这一点。

2、创业者越来越向“钱”看

对创业的鼓励让众多潜在创业者看到了创业成功后的光鲜。金钱和名誉的诱惑激起了创业者对金钱的渴望,很多创业者创业就是奔着融资去的,还有的是骗取各种政策,捞一笔就撤。资本市场的繁荣也将这一情况放大,为了拿到融资很多创业者开始制造各种噱头,90后、95后显然不够用了,有创始人竟然自称92后…

因此,很多创业者从一开始就没有所谓的初心,更不是为了实现社会价值,而仅仅是为了钱,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部分投机者却要改变世界(在这里我推荐一本书《如何改变世界》,让他们了解一下真正的改变世界该怎么做)最终实现实现去敲钟的梦想。于是,那种仅仅是为了兴趣就做一个项目,甚至没有融资诉求的创业者越来越少,或者说被稀释在了创业大潮中。

但是,很明显的是,资本市场的繁荣使大部分人都略显浮躁。在融资之后,创业公司就需要用资本来回报,于是开始制造各种新的或不存在的需求。比如,对知识开始收费,这在之前是很难想象的。而在现在的共享经济之下,09年大雪时期以绿丝带出名的免费顺风车被动态计价的专车取代了,并且把“坐地起价”描述得如此合理。为什么专车在部分国家行不通,因为有些国家本来就有免费搭车的传统。

创业不再存粹,为了寻找可能的机会,很多人开始把一切都金钱化,比如名声。白岩松在里约奥运会期间充分展示了作为段子手的实力,运动员傅园慧也体现了作为表情包的魅力,于是很多人纷纷为他们出谋划策。诚然,白岩松去创业肯定会拿到可观的投资,但是这忽略了一点,即金钱并非人的唯一追求。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可以通过授权的方式发展快餐,短期赚取暴利,甚至融资上市,但是这算成功吗?事实上,这也是对品牌价值的提前透支而已。

3、资本的廉价导致资本以外的要素被忽视

为什么补贴在各行业内盛行?为什么出现了扫码一条街而有创意的推广方法越来越少?因为,创业公司太有钱了。从全生产要素的角度考虑,当资本廉价之后,创意就变得稀缺了,因为用钱解决问题更加简单方便。比如,早期的优步曾以创意推广赢得口碑,现在只剩下补贴了。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但是问题真的来了,补贴只能解决短期问题,一方面导致创新越来越少,另一方面使人忽视产品自身的缺陷,长期是有害的。比如,腾讯从来没有注册QQ号送小礼品,但是在香港却做起了注册微信送礼品(变相补贴)的活动。但结果是,后者依旧效果不大。微信在香港受挫是因为竞品的出现,微信并未体现出差异化的价值,这并非通过补贴提高注册量能实现的,并且这种做法给人一种廉价的感觉,对品牌更加不利。如果微信没有这么财大气粗,或许能够想到更有创意的方法推广产品。

资本之下,对商业本质的理解缺失,刻意放大项目价值也是常用手法。因此很多创业者言必谈颠覆,而非合作的态度,这在互联网+和O2O领域得到了体现。但是现在不管在哪个领域,颠覆者都未出现,比如所谓的餐饮O2O,幸存者很少,而外卖平台依旧持续不断亏损。共享经济的标杆Uber已经开始转型了,其实这就意味着原有商业模式(汽车的共享经济)已经破产,于是不得不讲新的故事维持项目的高估值。事实上,这是对技术的高估,很多人拿从马车到汽车来类比从出租车到网约车,但事实上后者和前者远远不是一个量级,用网络预约和电话预约类比更为合适。也就是说,网络预约只是作为一种新的叫车技术,所以德国网约车Blacklane在这方面的理解更胜一筹,因此也更有前途。

对技术的过度崇拜也体现在经营手段上,比如很多创业公司习惯用大数据、评价等控制产品和服务的质量,而非培训、文化等机制。而结果表明很多公司的做法显示出对客户心理和习惯的一无所知,参见“为什么双方互评机制是技术陷阱”。

因此,资本的廉价和易得对于创业公司并非完全是好事。并且需要认清,资本的力量是有限的,实体生意的不好做已经用事实说明了这一点。正如实体经济一样,创业公司需要把产品和服务上不断提升,对商业和管理的认知将决定企业的高度。并且在这种认知之下,各行各业都有着潜在的巨大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