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十周年,为了融资他们想出了19种方法

区块律动 114040 2019-08-13 10:29

加密货币十周年这个话题,在年初的时候被炒过一次,大家在年初熊市里一起欢度十周年。看了大部分关于十周年的讨论,大部分都是比特币在这十年里都经历了什么样故事,价格有了怎样的变化。十年里,该总结的不只是比特币,总有一些有特点的加密货币,以一种全新的发行模式,成为某一个热点的起点。尤其是2018和2019这两年,大量的项目开始尝试新的发行模式,创新在这两年层出不穷,甚至在几年前还不被允许的ICO,在今年也有了合规的案例。小编以2017年为分水岭,为大家梳理一下,加密货币从2009年比特币出现开始,发行模式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如何从单一的挖矿,进化到如今眼花缭乱的发行模式。

公平发行Fair Launch

2009年1月3日,也是著名的比特币诞生日,比特币网络的创始区块出现,第一块比特币被挖出。在比特币的网络中,创始人中本聪创造了一个在当时完全公平的货币分配制度。大家在同一门槛下,同时工作,谁做的工作又快又无误,就可以获得比特币的奖励。这个完全依靠代码、凭借算力、没有任何人为因素干扰的经济激励制度,为加密货币这些年的去中心化下了基调。被比特币吸引的早期投资者,也开始思考,还有什么样的代币发行,可以比比特币这种方式更有意思。

去中心化「财政部」Decentralised treasures

2014-2016年,随着比特股、普维币、Decred的上线,去中心化「财政部」的概念第一次出现在币圈。所谓去中心化「财政部」,其实就是一个能链上自治拨款的DAO。用户能够在比特股平台上发行资产,在PIVX、DCR平台提出财政治理提案,持币者能够选择是否给这些项目或提案提供资金。

瞬时挖矿、偷偷预挖instamines,stealth mine

PoW币种起初因为没有公开募资,一直以来被视为「公平」的象征。但公平挖矿已经不满足项目方的需求了,瞬时挖矿、预先挖矿开始出现,代币分配开始没有那么公平了。Dash曾被大众质疑有「瞬时挖矿」的嫌疑,也就是说在发行初期特别容易获得,从而使得大量币量积累在早期参与者手中。这种瞬时挖矿的方式也引起了社区激烈讨论,创始人不得不出来澄清在主网上线之前,已经在社区内说过会有预挖。而匿名币鼻祖Bytecoin更是由于社区质疑团队不透明、偷偷预挖而闹得沸沸扬扬,最终分叉出了多条网络,包括后来深受犯罪分子喜爱的门罗币。

SAFT协议、挖矿税SAFT,built-in treasury

SAFT是「Simple Agreement fot Future Tokens」的缩写,指由区块链开发人员为合格投资人创建的投资合约。发币公司向美国SEC注册,但在区块链网络正式启用前不发行代币。投资者在早期给予项目财务支持,但不会立即收到任何代币,而是需要等到网络运行后,以一定的折扣率拿到代币。SAFT协议的出现帮助了尚未开发完全的utility token的募资,并试图规避美国SEC对「证券」的定性。然而讽刺的是,SAFT协议基本只关注以美国为主的法律法规,并且排除了散户参与早期投资的可能。Zcash Electric Coin Company是一家美国有限责任公司,由Zcash背后的开发团队组成。投资者通过投资Zcash公司的股权,来支持团队早期的工资和硬件成本,起初并不直接获得ZEC代币。在Zcash网络开放后,一定时间内区块奖励的10%将作为「Founder's Reward」给Zcash的利益相关者(即「挖矿税」)。通过混合SAFT协议和「挖矿税」的方式,团队能够在发行代币前后持续获得外部资金的支持。

空投Airdrops

空投,顾名思义,就是根据某一有共性的用户,免费发送代币。2014年,Ripple瑞波币实行了加密货币史上的第一次空投,他们对Bitcoin Talk这个比特币最古老的论坛用户,空投了5亿个Ripple,占到当时总量的20%。每个Bitcoin Talk账户都收到了Ripple。空投这种发币方式,在2018年「发扬光大」,各种没什么名气的项目方为了增加用户,肆无忌惮地把自己的代币空投给某类人群,导致用户的钱包里经常出现各种不知名的代币名称。分叉Fork因为社区共识的不一致,2017年8月1日,比特币部分社区成员在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的带领下,把比特币分出了另一条链,取名比特币现金,因为他们认为比特币的发展已经不再按照那份著名的《比特币白皮书——一个点对点的现金系统》发展了,他们要用新的一条链,来实现这个现金系统。分叉币在加密货币中数不胜数,单看比特币就几十种分叉币,但比特币现金是站在所有分叉币的顶端。去中心化世界中强调的共识在这次分叉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当共识出现分歧,发展就分成两条路,也只有时间才能让我们发现,究竟谁才符合比特币应该有的发展。

二级代币secondary token

一个系统里有两种代币,现在依旧不太常见,这种情况最早出现在Sia网络里。Sia是2015年上线的一条用于去中心化文件存储的网络,网络中有两种代币:一种是Siacoin,用于在网络中租用存储空间;另一种是Siafund,这种代币主要用于生态治理,当一份存储文件的合约在Sia网络中生成后,根据这份合约的金额,持有Siafund的用户会得到一些Siacoin的分红,用此方式,激励Siafund的用户多为Sia网络做贡献。因为用Sia网络存储的用户越多,Siafud的分红越多。

首次代币发行ICO

2017年的牛市,最主要的原因,是以太坊上智能合约的发现。利用智能合约,人人都可以发行某种项目的代币,把这些代币卖给想投资这个项目的用户,成了一种新的融资模式,被称为首次代币发行。就像股市里买IPO的股票一样,用户用人民币购买股票,币圈使用以太坊购买新的代币。因为当时所有的项目都在以太坊上发币,用户也需要用以太坊来购买新项目的代币。以太坊需求暴涨,价格也在2018年初达到了顶峰。随着ICO项目的各种暴雷、监管力度加大,和市场热情的下降,ICO不再是风口,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大跌,市场开始进入熊市。2017年是区块链行业的分水岭,为数不多的项目在代币发行方面进行简单的尝试,并没有引起世人的关注。直到2017的ICO出现,不仅带火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也带火了这个行业区。用代币融资的金额一次比一次高,区块链历史上融资金额最高的50个项目加一起113亿美元,几乎都出现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其中EOS更是创下了纪录,一年融资42亿美元,几乎占了前50个项目融资总量的一半。从这条分水岭后,行业开始飞速发展,项目成千上万,代币发行的方式也有了更多玩法。

证券代币发行STO

ICO之所以被监管,是因为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认为这些项目的代币都应该归为证券,而证券发行是需要注册的,这些代币发行的时候没有一个是注册的。SEC开始加大力度监管,很多融资额大到可以进前50的项目,都被SEC给盯上了,代币价格一落千丈。那怎么能不被监管呢?那只能承认自己的就是证券。于是不少项目方开始提出证券代币发行STO这个概念,表示自己的项目是合法的,符合监管层的要求,让投资者们放心。但是STO这个概念基本上还没有火,就凉了。在加密货币市场上几乎已经没有热情的时候,投资者们对于STO并不感兴趣,他们不相信这个方式能让这个市场重新变好。

私募private sales

2018年1月,加密聊天应用Telegram进行了一次私募,一共81位投资者参与,融资金额8.5亿美元。私募不是ICO,不需要用加密货币去购买Telegram的代币,而是用法币直接购买。比上一个融资记录保持着FileCoin的2.57亿美元融资多了接近3倍。2018年3月份,Telegram完成了第二次私募,94位投资者参与,又融了8.5亿美元。两次私募加一起一共融了17亿美元。随后Telegram宣布不再进行ICO,钱够了。首次交易所发行IEO经历了一整年的熊市,大家都在找哪个项目是最好的投资标的,在2019年1月,币安交易所给了大家方向。币安推出了首次交易所发行IEO这个模式,第一期推出BitTorrent(BTT)这个项目。用户想投资BTT这个代币,只能在币安交易所Launchpad上,用平台币BNB去买或者抢购。在IEO当天,BTT价格暴涨10倍,所有人都震惊了。要知道,在熊市里,能有一个盈利的投资就很不容易了,10倍收益根本不敢相信。于是,各大交易所纷纷效仿,用户们再次涌向交易所,2019年的小牛市就此开启。

里程碑代币发行MTO

同样是为了改良ICO,StoreCoin开始推出自己的里程碑代币发行MTO模式。他们认为,ICO一次性可以让项目方融到太多的钱,风险极大,按照他们的设想,融资还应该像传统融资方式一样,一步一步来。所以MTO是按照项目的里程碑完成度来融资,项目最开始只拿一点钱,等达到某一里程碑的时候,再融一些,以此类推。可是MTO并没有引起轰动,没有引起其他项目方的效仿。毕竟在IEO动则10倍的收益下,投资者更喜欢一步登天的。

奖励代币Bounties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代币发行模式,就是一种通过奖励把代币送出去的方法。2019年,GitCoin平台为了实现自己去中心化的理想,打造了一个开源软件开发激励平台。如果用户在Github上开启了一个开源项目,或者管理开源项目的代码,遇到任何代码上的问题,可以在GitCoin上提交一个悬赏,谁要是解决了提出的问题,就会有ETH的奖励。但是GitCoin平台并没有发行代币。

锁仓发行Lockdrop

Edgeware靠着「Polkadot唯一官方管理的平行链」一炮而红,而他们自己的代币发行也用了全新的方式。在一个智能合约里,用户需要把自己的以太坊锁定起来,才能获得Edgeware的代币。锁定时间与代币分发量正相关,在锁定等量的以太坊的情况下,锁定时间一年获得的代币,要远多于锁定3个月。在明星项目Polkadot与以太坊的双重加持下,Edgeware吸引了近100万个以太坊的锁仓量,超过4000个钱包地址参与这场大型活动。荷兰式拍卖Dutch Auction用拍卖的方式发行代币并不是Algorand首创,但却是因为Algorand被热议。创始人是图灵奖得主的Algorand计划将自己的代币用荷兰式拍卖的方式销售,每月两场,持续5年。但有意思的是,拍卖者有权退款,这也让这场拍卖更有噱头。荷兰式竞拍不同于常见的增价式竞拍,不是价高者得,荷兰式竞拍的价格是从高到低喊。最开始的价格是全场的最高价,随后价格会随时间一点点下降,直到这次拍卖的所有代币全部卖完,或者价格达到竞拍底价,拍卖就会结束,所有的竞拍者都会以最终的清算价格结算。Algorand的第一场拍卖会,以10美元起拍,最终以2.4美元结束,一场拍卖融资6000万美元。不过因为Algorand对市值管理不够,很多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亏得体无完肤。团队也宣布第二场拍卖会暂停,改变计划。

Reg A+代币销售Reg A+token sale

到了今年7月份,代币融资终于得到了美国监管层的许可。Blockstack成为史上第一个获得SEC批准,可以在美国Regulation A+法规下进行代币融资,预计融资5000万美元。虽然获得SEC的批准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财力,但是大家发现代币融资合规依然是可以实现的,这也让STO的价值大减,也许STO这种发行方式会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加密货币十年,代币发行模式也迭代了10年。按目前的趋势,代币融资的方式如果不再创新,融资会越来越困难。2018年,全球ICO融资126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根据ICOdrop的数据统计,一共87个项目融资,一共只有20.6亿美元。虽然有外部原因存在,但是很明显,代币融资已经不像曾经那么容易。发行模式创新必不可少。最明显的例子就是Algorand,靠着荷兰拍卖的噱头,4小时就融了6000万美元,堪称创新典范。

下一个十年,还有什么好玩的,非常期待。

声明

1. 本文经授权发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和作者;

2. 伊甸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3.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