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百度是一家没战略的公司,希望和百度AI大战一场

在腾讯注资搜狗过去的三年中,王小川每交一份答卷都会引人关注。这个互联网最大的变量之一,是搅动巨头格局变化的重要因素。

王小川:百度是一家没战略的公司,希望和百度AI大战一场

在腾讯注资搜狗过去的三年中,王小川每交一份答卷都会引人关注。这个互联网最大的变量之一,是搅动巨头格局变化的重要因素。

昨天(2月21日)下午,搜狗公布了2016年全年财报及2016年第四季度财报:2016年全年,搜狗营收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非美国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达6.4亿元人民币。其中,2016年第四季度,搜狗营收11.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

值得注意的是,搜狗在净利润增速方面与上一财年相比有所放缓。对此,搜狗CEO王小川表示,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投入很大;另一方面是去年中国的搜索市场上风波不断,《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不仅规范了搜索广告的定义,也对搜狗的利润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不过王小川对下个季度的财报保持乐观的态度。

搜狗在搜索领域可谓动作频频。2015年,发布微信搜索和知乎搜索;2016年,明医搜索和英文搜索推出。这被认为是与 百度 、360差异化竞争的重要两个标志,也是王小川口中搜狗活下来的原因。

但未来搜索火拼的核心也许在AI。最近加盟百度的陆奇说,搜索是AI最好的场景,他们天生在块。去年有个很著名的AI媒体负责人说,搜狗要转型做AI了,王小川听了一肚子火,“因为搜索其实就是AI,它就是让机器像人一样去思考,搜索引擎变得很聪明,能够帮我们选择出更好的页面来。”AI对搜狗的核心产品输入法同样意义重大,这也是它的对手 科大讯飞 发力之处。

王小川的野心绝不止步于搜索和输入法, 智能硬件 时代,无处不在的交互与机器智能,他希望搜狗都扮演关键角色。

与百度的交锋不可避免,王小川已经下达“战书”。

Q:百度把陆奇招过去之后,你会有压力吗?搜狗进入了许多细分领域,这意味着竞争对手也有很多,比如 语音识别 领域有科大讯飞等,你怎么看待这些竞争对手?

王小川:怎么一上来就提两个看竞争对手的问题,一个看百度,一个看讯飞。

首先说陆奇吧,我跟他打交道比较多,搜狗之前做海外搜索,英文海外检索部分是和bing合作的,也是和陆奇谈的。陆奇有两个很大的优点,一是技术理想主义,他一谈到新的算法就两眼放光,半夜两三点去读论文,是个很好的技术人才。二是作风不官僚,你不会觉得他是处在(微软)全球华人最高职位上,他是会非常平易近人地和我们谈的。出于他的这两个特质,我对他蛮尊重的。

关于科大讯飞的竞争,我认为要明确一点。科大讯飞是toB的公司,基因上是做 企业服务 的事情,我们是做toC的公司,是和消费者、网民能产生一种连接,大家基础的技术竞争力方向是不一样的。

语音识别大家可能听科大讯飞比较多,但目前语音识别里,用户使用量最大的是搜狗,远远大于科大讯飞,大家在输入法里已经用到了。要比拼技术,现在需要比两件事儿,一是有数据,二是有研发AI的能力。 数据能力上,我们是有优势的;研发能力方面,我觉得搜狗也没有弱的地方。再从我们的应用场景到数据积累、技术能力,我自己评估一下,我们都是处在占优势的位置。

Q:在语音识别应用这块,在有一些小范围的新闻发布会上做同声传译,有记者同行反馈,科大讯飞的反馈准确度比搜狗高?

王小川:真的对比过吗?可以再对比下,我们是十分有信心的。这个事情我们没有任何的压力。事实上我们已经开始领跑了,去年我们在乌镇大会上做同声传译。现在和搜索产品结合,也上线了fanyi.sogou.com或者translate已经公开了。

和科大讯飞的比较里已经不是关键了,我们现在明确要和两家公司作对比,百度和Google。我们有信心比他们做得好,直接线上就能看的,无论是语音识别还是在线的翻译,我们都比他们好。马上就到十九大了,我们在更严肃场合是敢去运用我们产品的,搜狗的语言和翻译已经处于领跑的位置。

Q:现在搜狗有知乎搜索、微信搜索、明医搜索以及海外搜索这些垂直类产品,我们往往会把它当成垂直类搜索平台,是不是意味着搜狗的发力点没有用在通用搜索上?

王小川:可以理解为三点吧。第一,用户用垂直搜索时,这种垂直搜索是(和竞品之间)最明显产生区别的地方。

第二, 我们会把这种垂直的内容也融合到网页搜索(通用搜索)里,让搜索用户更加方便,这就像当年百度做音乐mp3搜索同样的路径,也能得到用户的认可。我们是做文本信息的,不管是医疗信息、知乎信息、海外信息,能更容易和网页结合,从而能带动网页搜索本身品质的提升,同样,网页搜索也会带来这种差异化。

第三, 我们在专注往问答的方向迈进,今天搜索引擎的使用方式是关键词搜索,给你10条结果。用关键词搜索最早不是网民的第一选择,1999年的时候,网民是更愿意用句子搜索的,比如“我长的好看吗?”这样去搜索东西,但以前发现不灵,机器听不懂。所以,网民被培养着怎么琢磨用关键词搜索,这是人适应机器的过程。今天大家用搜索的方式也是关键词进去,这其实是被迫的,往下的方向是让你用完整的句子来表达。

接下来不管是手机场景还是更多IOT时代未来场景里,我们会恢复到更多用自然语言与机器沟通,做完整的提问,这需要我们用技术对用户做更深层分析的,这个逻辑关系是怎样的。这是四个垂直搜索产品以外,我们在研发做的重点工作,逐步还原,让用户的搜索语言更加自然。

Google之前提到,未来70%的query是用问答、即给answer的方式,而不是给你10条搜索出来的链接。这样一来,用户会变得更加方便。这是我们研发的重点,我们也投入蛮多的技术力量来做,也有很多家(公司)在做,我们应该是最认真的一家公司。

Q:你对 人工智能 是怎么理解的?

王小川:去年有个很著名的AI媒体负责人跟我聊,说搜狗要转型做AI了,我听了一肚子火。因为搜索其实就是AI,它就是让机器像人一样去思考,搜索引擎变得很聪明,能够帮我们选择出更好的页面来。陆奇刚刚去百度时,放出过一句话,说搜索是AI最好的场景,搜索和AI是天生在一块儿的。

今天在做AI的很多公司,大规模做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方面,人才方面也都是找搜索公司去要人。因为有了深度学习之后,会使得搜索场景有更好的武器来满足,甚至升级这样的能力,而我们内部的员工大部分受过正统的训练,怎么用这种数据和方法,大家都知道怎么读论文去提升。我们虽然没有Google或者DeepMind那种能力开创出新的算法出来,但基于上面的算法去改良的能力是足够的。

在AI里,我们在翻译里面是往前在走。之前,输入法也是很容易地开始做语音输入、图像输入,我们现在语音输入量是全中国最大的,而且比其他家加起来还要多的份额,1天2亿多次语音识别请求。

在AI时代里,大家的理解不只是语音和图像,AI里面最难的地方是人的思想和知识的学习,不仅是图像识别、语音识别,人最宝贵的不是图像和声音,人的难点在于知识的理解和推理能力,而这种能力是靠语言体系来支撑的,靠语言来支撑对知识和思考的表达。搜狗在这里面天生是两个场景,一是输入场景,让大家用语言表达,二是用语言获取信息。因此,我们在AI场景里细的分类是分在自然语言里,自然语言代表了对知识和思想在这里面的人工智能,这里面是人工智能最难的一块。

往下的思考是几个事儿,通过语言将搜索升级到对话系统、问答系统以及翻译系统,这是我们核心能力的三部分。

包括《一站到底》里面,可以认为是搜索的未来模式,就是提问题,不是给你10条链接,而是给你1个答案,实际上《一站到底》的场景相对比较窄,我们在问答处理能力上是比较宽泛的,不仅能找到实体,能在里面做更多的运算,《一站到底》是演示下一代技术中间的场景。

对话系统、翻译系统也是今年的一个重心,我们会把这种能力不仅用到移动互联网,未来在智能硬件里也会大量地使用我们的能力。 以自然语言为核心,我们做语音也是把它翻译成语言,语音识别是从语音到语言,但处理的核心是语言,我们要把语言的能力,结合语音、图像和其他方式放到手机之外的硬件里。

所以,我们AI的逻辑不仅是放在输入法和搜索里,产品形态里有几个关键词:输入法,搜索,自然语言的计算,自然的交互。 它们的支撑是对话的问题,问答的问题以及翻译的问题。我们希望在这几个场景里,大家都能看到搜狗的声音,尤其智能硬件、物联网到来的时代,无处不在会有交互和机器智能,这是对未来的判断。

Q:和去年你做财报讲解的时候相比,去年提到了很多新的概念和思路,但是今年有没有特别大的爆炸性的、突破性的想法?

王小川:今天我已经开始很努力的在提“硬件”这个词了,还想要多爆炸呢?

其实我们是有更多的工作要做的,比如AI平台更加开放,和智能硬件做结合,不仅是考虑搜索引擎,在搜索之外的场景,包括输入法、智能硬件场景里斗争取做到突破性的市场。

智能硬件有三种场景:一种场景是客厅场景或家庭场;一种是车载场景;一种是移动场景,这三个场景里我们都有切入的方式,有的是自研,有的靠合作、合资,有的是提供API,让别人来调用。这三种情况都会发生。

Q:听起来,似乎还是不够爆炸。

王小川:好吧,客厅场景方面我们在投资里面已经推动了,跟国内资源互补、优势互补的公司正在往前走。自研方面,像我们之前有糖猫,有供应链,有大量的销售点,内部的管理团队也建起来了,不过它不是我心目中典型的智能硬件。我对智能硬件是希望它能做判断,能够像人做自然的交互和后面的知识计算,它的连接工具和糖猫本身,是给没手机的孩子用的,它相当于一个试探的过程。今年我们会投入到智能硬件的自研,刚才我们讲了三件事,问答、对话、翻译,就是从这几个场景切入的。

Q:之前你不是一直唱衰智能硬件吗?

王小川:好像的确是,几年前我一直唱衰硬件,那时候硬件特别火,因为确实死了一堆公司。以智能硬件为核心的时候是资本驱动的,是掉到了一个概念里,为了硬件而硬件。

现在智能硬件核心的东西,是把自然交互和做判断的能力放进去,机器在里面能做交互和判断。微软的手表一直卖得不太好,因为它屏幕小,里面AI不够聪明,没有办法取代手机。比如天气预报,手机上可以显示出今天明天后天、刮风、下雨、PM2.5指数。手表上信息量是不够的,如果它不够聪明,不知道你要什么,那就不实用了。

如果AI足够好了,“你问他明天要不要洗车吗?”它会给你一个答复,“明天会下雨,不用去洗车了”,这个时候智能硬件足够聪明,交互足够简单,就能跑起来了,智能硬件要看交互能力和判断能力是否够强,以这个少屏幕甚至没有屏幕的方式就能够做这样的承载,否则就没有这个智能硬件的意义。一个新硬件做成必须让比手机更便捷,让它在数据处理能力上更强才行。以前智能硬件数据处理能力也没更强,也没法更便携,那就是为硬件而硬件的事情。

Q:刚才你说在智能硬件上会找合作伙伴,你对合作伙伴的要求标准是什么?

王小川:在硬件领域里,第一,是很有灵性的市场敏感度,把智能硬件做好,我开放能力给你,开放API给你,你在里面跑硬件,以合作伙伴为主。第二,对方有平台级的能力,有大规模开模、建模、设计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它也有战略的意义在,我们可以用一种合资的模式去进行,当然也会对它开放能力。第三,就是偏向于我们自己的能力,比如翻译,也有可能自己就干了。

Q:刚好百度也在发力做人工智能,或许聊一聊你们之间的竞争会更有意思。

王小川:我希望,搜狗10%的搜索结果是会直接给你一个搜索结果,同时我还会给其他条目,但你只看一条就够了,这种结果在比例上是要不断提升的,这是我们内部的思考。你也看到我们两家在人工智能发展方向上的选择不一样。我们不叫以搜索为核心,而是以自然语言处理和自然交互为核心,交互的目的是为了回到语言里,这是我们的选择,而不是图像和语音。

搜狗和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战略选择确实有不同。但我认为,百度是一家没战略的公司。

顺便下个战书吧。大家可能都在比较百度跟搜狐的人工智能,这是不可避免的事,这个场景也是挺好的,我希望一战,让百度的“小度”跟我们家“汪仔”比几场。

来源:亿欧网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