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让搜狗少犯错的,不是精通,而是不懂

创业最怕遇到的就是红海,如果身处其中怎样才能厮杀出一片天地呢?搜狗公司CEO、战略投资者王小川先生的创业感悟应该会给你一些启发。从创业初期的坚持,到过程中的不断反思总结,他给了我们下面这些建议。

王小川:让搜狗少犯错的,不是精通,而是不懂

编者注:创业最怕遇到的就是红海,如果身处其中怎样才能厮杀出一片天地呢?搜狗公司CEO、战略投资者王小川先生的创业感悟应该会给你一些启发。从创业初期的坚持,到过程中的不断反思总结,他给了我们下面这些建议。

搜索:杀入红海

2003年我刚研究生毕业,在搜狐从兼职转成全职,之后就接到了老板(张朝阳)的任务:给你六个人头,咱们把百度灭掉。搜狐的搜索业务原来是用百度的服务,但是搜索引擎当时是互联网的核心入口,无论如何也得抓住。

搜狗立项的时候,我与今天很多的创业者一样惨,这个主要表现为三点:

第一点,我杀入到了搜索这个特别红海的行业里面去了。百度当时做搜索已经有五年了,我们从时间点上比百度晚五年,而且那时百度还是一个很少犯错的公司。

克莱顿·克里斯滕森在《创新者的窘境》里说:在破坏性技术刚刚出现时,率先进入这些新兴市场的企业将赢得巨大的回报,并建立起明显的先发优势。我们的起步落后不是一星半点,互联网最重要的是时间,回头想这是蛮危险的一件事情。

第二点,我们公司在整个机制上也不占优势。当时搜狗是搜狐媒体的研发中心,从体制上没有那么多的独立性。我们当时基本找不出一个会写C 语言的人,而且也没有充裕的资金。我的解决方案是:在清华附近设办公室,挨家挨户地敲门找清华的学生,请他们进来兼职,这样我用6个人的钱,招到了12个人。

但就是因为当时我没有很多的想法,对风险也没有很深的认知,毅然踏入到了互联网行业,最终依靠的是热爱和勇气,帮助我在后面克服了很多的困难。这也是我想给你分享的,在整个创业的过程当中,肯定也有很多不利的条件,但是只要你努力,还是有机会突破的。

当时我们这个小团队,没日没夜没有周末,除了吃饭睡觉便是工作,每天只睡四小时,常常倒在办公室地板上就睡着了,一行行代码都是自己写的。十一个月后,我们的搜索引擎上线了,用不足别人二十分之一的人员和资源,做到了他们两三年才做到的程度。

老实说,如果百度真像谷歌一样创新,我们直接就“投降”了,但百度的想象力、理想主义色彩还是不够的,缺乏一种浪漫色彩,局限在中国的环境里,所以我们觉得还是有机会的。上一代的互联网大佬,可能更多考虑的是商业竞争,理想色彩没有我们这一代多,这也给我们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输入法:转型之作

然而搜索引擎完成后,我们一直没有什么市场,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发展的速度比百度慢,品牌急剧滑落,团队士气涣散。

但是在2006年我们扳过来了,这个突破性的产品叫搜狗输入法。当时我团队有一个产品经理跟我说,发现有一个网民(马占凯)给搜狗提的建议还蛮靠谱的,我看了觉得确实对产品上的小细节很有感觉,我觉得这哥们不错,就把他招了进来。一个星期之后,他就给了我一份计划,一个简单的说明,建议搜狗去做输入法。后来我们把他叫做“输入法之父”。

他是怎么发现输入法有机会的?他总结了两点:

1)下载站里面排第一的是QQ,排第二的是输入法,所以输入法是有广大用户需求的,但是当时市面上的紫光、ABC都很难用;

2)他发现在百度搜索引擎里面输入一个拼音的时候,就能找到汉字。虽然不懂原理,但是他知道应该还能有更好的词库。

但是为什么我能够做输入法呢?很简单,首先当时我做搜索非常不成功,但是积累了大量的词库,使得我们有资源去做输入法。其次我们没有百度成功,但有做这个产品的能力,所以这给了我们一个机缘去认真对待输入法这件事。

而且我们的团队极度专注,大概两周、一个月就会发布一个新版本,不停去想,而且足够认真。还记得谷歌做输入法的时候,实际是一个浙大的实习生来做,他自己资源有限,想编辑词库,需要编辑帮助他,但没人理他,背后缺乏支持。而我们是每天都和团队在一块,如果说词库有什么需求,大家立刻想着去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的输入法一上线就让大家振奋,当时所有人用后都觉得好,我们还收到过锦旗,还有用户把自己的操作系统从Windows ME升到了Windows XP,就为了用搜狗输入法。一个打字困难的人,变成了一个打字如飞的人,就好像一个哑巴能开口说话了,这个产品满足的是人想要表达自己的基本需求。

搜狐为了支持我们,把输入法放在首页进行重点推荐。但一年后,我们的市场份额只有2%。我们也傻了,这是为什么呢?当时我们的理念就是,产品好了你就有用户了,然而一款好产品也没有获得市场认可的时候,这是跟被雷劈一样让人震撼的一件事。

这个时候我就知道,不是产品问题,一定是推广的问题。原来光有技术有产品是不够的,今天网络条件好很多之后口碑传播依然还会有局限性,而当年信息流动速度很慢,更需要渠道和市场。

我们做了新的策略,组建了推广团队,开始借助外部渠道做推广,把输入法递到需要的用户手里。比如在华军、天空这些下载站做推广,比如和番茄花园进行合作。这就好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第二年我们的市场份额就达到了40%,2009年达到了70%。这次成功,给我们带来了对渠道的理解,我们变得更强了,对产品也更懂了。

浏览器:三级火箭

2008年的时候,我们又遇到了新的困难。那时候,输入法的市场份额很高,但是搜索引擎还是带不起来。当输入法市场份额到了40%的时候我忽然间懂了一个道理,这样做搜索引擎是没有前途的,搜索不只是品质的问题。

以前有很多坑,比如有市场调研表明,20%的人会选用两个搜索引擎,所以我想做到第二位,也有20%的份额,后来我发现市场调研有太多问题在里面。确实有20%的人使用两个引擎,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两个引擎。只有当他主搜索引擎不好的时候,才会用第二个,所以这种仗不是这么打的。

用户在什么地方用搜索?浏览器。PC时代,整个搜索引擎的流量发起都是从浏览器开始的。大家打开IE、首页hao123,或者其他的地方,都是百度的搜索框,不是搜狗的,怎么办?要做自己的浏览器!

我很兴奋,觉得找到了破冰的点。我像一个特别落魄的将军,一开始带6个人攻城,后来十几个人、二十几个人,但是我们损失惨重,没有打下来。我们应该做浏览器,浏览器成功了,搜索就成功了;浏览器失败了,搜索就失败了,这是一个等价的问题,所以我跑去跟老板(张朝阳)讲了这个新的想法。

老板说,你们要做的事情,就像在攻城的时候,在旁边打井。这口井打成了,城就攻下来了,没有打成,城就攻不下来,这个井就像一个“巫术”一样,所以显然他没有接受这样的想法,反问我:“IE有60%的市场份额,为什么微软的Bing没有成功?”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都没有再负责搜索业务。这也可以理解,老板觉得你在伤害他的信心,如果我下面的员工在玩“巫术”,我也会放弃。

实际上,当时我没有放弃,而是开始暗地里做。老板知道这件事吗?也知道。所以我觉得他很宽容,我想其他公司没有这样宽容的老板了。

坚持到2010年的时候, Google退出了中国,包括腾讯都觉得机会来了做了搜搜,但其实Google退了之后百度更是一家独大,用户还是不会用搜狗和搜搜。而我们的浏览器开始推量之后,搜狗搜索的量开始往上升,两年拿下了10%的份额。“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的模式,得到证明,而又在几年后又被另一家公司360证明了。

我的成长感悟

我从1999年开始加入互联网这个大潮,到2016年17个年头,经历的事情非常多。可以说,有些事情我们不做,早晚会有别人去做,但是因为我们有心去把握它,所以这个机会就该属于我们,这不是一个偶然的事情。

从我自身来讲,我真正能够不断有提高,不断有收获,不断能够去做突破,更多的不是因为看到比尔盖茨、乔布斯的演讲,或者哪位大佬讲了一句非常振奋人心的话,灵光一现就能走出去了,而是基于自己内心的热爱。

这个过程中,自己失落的次数并不少,但我的想法很简单,就好像是怀了一个孩子一样:你非常希望他有一个好的成长,你坚信他是一个不错的宝宝,就能够抛弃掉别人对你的指责和不看好,很坚定地去做。那段时间非常困难,但我是尽全力去生育这个孩子,抚养下来。热爱,会让你克服掉所有的困难。

我前段时间读吴晓波写的《激荡30年》,书中也讲到了联想这样的过程。创业至今,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工作当中正是因为不懂,而不是因为精通,使得我们少犯了很多错误。这里我也想给你两点建议:

1)适当地坚持自我。我有一次到硅谷去,听到这么一个说法挺有意思:一个好的想法,一定是大家听不懂的。所以当你做一个新东西,特别是当别人听不懂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让你做一个普通的、一致认可的平庸东西,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有所坚持。

当然,后来我也学会了新的观察角度,自己会去注意当别人否定一件事的时候,不是光看他否定或者同意,而是仔细看他否定的原因是什么。结合他的经验背景,去理解这个否定点在什么地方。

2)不要被过多的信息干扰。创业的过程里当然会有很多诱惑,比如估值,我看到好多创业者把估值当成第一位。但我还是建议,如果你坚持要估值高,前提就是你对公司后面的发展得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和把握。

另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能保持永续生命力,在变化当中早晚会倒下。这就像一个人别去追求长生不老,一个人活到150岁就是痴人说梦。一个企业必然会有新陈代谢、新的生长和老的灭亡,我们顺应这个规律去做,过分追求不长寿,无论对企业还是个人都是一个错误的方向。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