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出来的创业者,并未走远

在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的驱动下,云服务、数据服务已相当成熟,技术类人才的积累到了一个爆发期,而他们经历了整个业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这样一个过程的历练

阿里巴巴出来的创业者,并未走远

2017年初的一个周五晚上,做无人机创业项目的林周楠从北京飞往杭州,赶场第二天的阿里校友创业黄埔榜暨新年酒会。这是他自2015年9月从天猫离职后,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聚会,但一切都不陌生。

会场坐落在杭州梦想小镇旁,离林周楠曾工作的阿里巴巴总部西溪园区只有2公里路。到场的有500多名阿里创业者及元璟资本、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等100多家投资机构。入场的回廊里摆了十余家阿里校友创业公司的展台,四周墙上贴满了阿里创业校友的简介,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有多年不见的战友回忆过去,更多的是初次遇见的似曾相识。

“今天挺逗的,大家打招呼都是问‘你原来哪里的啊,哪年出来的啊?’”代表元璟资本来的前阿里员工墨凝告诉界面记者,尽管在现场很多人之前互相都不认识,但一聊起来还是觉得很亲切,而她身旁是特意赶来见面的还留在阿里的老朋友。“刚才我还看到了之前支付宝的房玄龄,她比我出去的早,现在已经是玛瑙湾CEO了。”墨凝指着墙上老同事的海报头像说。

01.jpg

互通有无

抱着“过来看看能认识点谁吧”心态的林周楠很快有了收获,一位做海钓项目的校友主动搭讪,换名片后一聊就发现了跨界合作的机会。“无人机跟我们是很好的结合啊,因为刚需就在你们(无人机)这儿,我们需要用它找鱼。”这位2002年的老阿里做海钓项目快一年半,但青岛长大的他玩海钓已有20多年。“这是我钓的大石斑、鲨鱼、将军甲、大金枪……你想在茫茫大海上,无人机就跟着海鸟跑。大海哪个地方有鸟,哪个地方就有鱼。无人机找到海鸟之后,我们船就跟上去。”海钓资深大拿讲起爱好一脸兴奋,一边忙着给林周楠展示自己的成果照,一边允诺,“你们最快跟我们合作的话,我们下面有400家服务商……”

从阿里巴巴创立至今,已有6万多离职员工,其中不乏创业者和投资人。从2014年开始,尤其阿里上市的下半年后,大量阿里人出走创业,整个杭州地区新增创业公司数突然井喷,势头一直持续到了2015年。导致2015年拿到融资的阿里系创业项目中,有超过80%集中在早期(种子天使和A轮)。

02.jpg

阿里巴巴46号员工,前橙会创始人李治国在2010年刚从阿里云离开时说过一句话“二流的公司产生一流的创业者,一流的公司产生二流的创业者。”当时BAT少有人创业很成功,因为很多人都没有出来。这两年他觉得早已不是这么回事儿了,阿里人出走创业或做投资的比他想象的快很多,信息不透明成为了一个突出的问题。在聚会和拉群中认识并达成合作也自然而然。

这次活动的主办方初橙,就是由淘宝8号员工寿远2015年创建的阿里校友创业服务平台,每年除了主办10场千人规模的互联网大会,还会协办100场会议或沙龙,从而方便阿里校友互相交流。前阿里巴巴COO关明生、前阿里巴巴CTO吴炯、前阿里巴巴CEO卫哲、阿里影业COO邓康明、阿里巴巴创始人戴珊、阿里巴巴合伙人语嫣、湖畔大学校长卢洋等都曾是出席嘉宾。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回顾过去,80%的时间应该展望将来。”李治国表示,现在前橙会每年每季度都有很多活动,大家经常聚。但如果每次仅是回顾过去的话,开几次后人就会越来越少。“我们需要再往前走,知道谁在创业、谁在找工作、谁原来做的好。这个圈子其实很小,很多阿里人说去了别的公司不靠谱,还是要去阿里人做的公司,至少大家有共同的价值观,沟通起来会很顺畅。”

“阿里系创业者可能会有些浙商的感觉,首先考虑的是商业模式的问题,而且运营主导多一点,眼界相对会更多放在盈利上。”元璟资本投资总监子柳告诉记者,阿里系确实有些不同,“像腾讯的人出来会是产品主导的,怎么赚钱倒不考虑。”

2016年,尽管遭遇资本寒冬,阿里校友还是比一般创业者得到了更多重视。超过7成的阿里校友企业获得融资,B轮及之后的占比达18%。其中最新一轮融资额Top5的滴滴、唱吧、同程旅游、易到、美菜,分别获得了45亿美元、8.74亿美元、60亿元、超7亿美元、20亿人民币投资。而整个创业生态圈拿到的公司占比数不到一半,仅有10%的公司能达到B轮及以后。“相比整体,阿里校友所创立的企业公司发展成熟度遥遥领先,拿融资也更容易。”元璟资本分析师说。

出去看看

在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的驱动下,云服务、数据服务已相当成熟,技术类人才的积累到了一个爆发期,而他们经历了整个业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这样一个过程的历练。如果说之前一批阿里系创业人才是运营型为主的话,2016年以来技术背景人才的创业增加已非常明显。

“除了实现财务自由来追寻原有梦想外,有部分人出走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团队不在风口浪尖上了,有了失落感。特别是技术类型的,当阿里把这个东西打好了,就不大需要他了,但外面又是一片蓝海,那出来创业其实蛮好的。”子柳此前是淘宝技术大学校长,很多想出来晃一晃的阿里技术人都会首先想到与他聊聊。他告诉记者,现在阿里出来的技术人尤其是做企业服务的很多,“他把阿里服务好了,出来去服务外面的企业也是很好的。而且阿里现在对这一块也是挺开放的,自己去投这样的团队,让他们创造更大价值。”

工号2000多的子柳自己也选择了离开,他亲身经历了淘宝这个超大规模互联网系统的成长历程。回忆自己在阿里的十年,他最怀念创业的阶段,那时业务高速发展,每个人的参与感都特别强,可能两天就能发布一个新功能。但随着事情规范性提高,后来就没那么简单了。“你做事的效率会慢慢降下来,参与感也会相对没那么强了。当然这个阶段也有它的好处,如果说之前的成就感来源于在推动发展,现在则可能是因为发一行代码就有4亿人在用。”2004年大学毕业加入阿里的子柳,头三年随着公司的蒸蒸日上飞速成长。并且在2009年后,再次经历了一段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技术爆发期。到2014年左右,觉得整个业界这一轮技术爆发点可能已差不多过去的他开始想出去看看。

2015年进去的林周楠没有感受过阿里的创业期,这时培训体系很完整的阿里已经帮新员工们设好了既定的路线,很多事情不再轻易交给一个新人去尝试。“只是一点点给你喂东西,一个人两三年的计划就是让你把一块做精。而我就想不断地吃,所以到后来觉得吃得也不能再给我时就离开了。”

现在,当之前做研发的林周楠开始为了自己的创业项目学习企业宣传时,子柳也再次体验到了创业时的那种激情。“就像回到了零四零五年时我在淘宝的样子。”

并未走远

如今,BAT已经成为了创业者的摇篮,而在校友创业领域,阿里系最为活跃。据元璟资本的2016年BAT创业分析报告,阿里系创业项目高达680家,是百度系的两倍多。这600多家阿里创业公司的总估值已高达1万亿,相当于在阿里巴巴之外再造了一个阿里。

03.jpg

比起从零开始的创业者,ATB走出来的毕业生本身就成为了一种门槛和资源,无论在汇聚人还是钱的过程中都拥有更优质的环境。而留在母校所在的城市和优势领域,无疑更容易获取这种优势。超过四成的阿里系创业项目驻扎在了老东家的大本营附近,而电子商务无疑是阿里人最爱打拼的行业,超过20%的阿里校友出来以后继续在该领域深耕。“我们公司创始人和核心管理层基本上来自阿里,第一桶金也是从淘宝联盟赚到的。”贝贝网张良伦说。当然,随着阿里生态版图扩大,阿里校友创业方向也日趋多元化,自服装电商衍生出网红经济,从云计算人才衍生出企业服务,从移动支付衍生出更多金融服务……

04.jpg

尽管提前“毕业”,阿里校友大都在自己的事业上延续着“母校”的生态基因。在许多阿里系的创业公司,从创始人到普通员工,甚至连投资方都主要是阿里校友。在公司管理和企业文化上,也就照搬了老东家的那一套。“比如我们投的一些项目,去参加他们的年会就会发现,跟阿里早期的年会差不多,真的就是文化的传承。”子柳说。

铜板街集团董事长兼CEO何俊2002年加入阿里,2010年离职,最终也选择了在杭州创业。总结铜板街4年多来的创业教训,早定价值观是他尤其强调的一点。“这个事儿很耗成本、耗精力,但是这个事儿有价值。”在阿里呆了8年,价值观已渗入何俊的血液,但他直到第四年才在自己的公司推价值观,“一开始人少,以为不用这么早,错了,应该从第一天开始就和团队用价值观对员工进行考评。”

加入摩擦更小的阿里系创业公司,也成为很多出走阿里员工的首选。2011年底进入阿里的墨凝差点就呆满了5年,由于家庭变化,希望有更多时间陪孩子的她选择了离开,不过新东家里也有浓重的阿里味儿,“里面很多阿里人,比如前淘宝技术大学校长子柳现在就是我们的投资总监。”

一群人改变一座城

并未走远的阿里校友们已经对杭州的创业生态、经济及房价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整个杭州市尤其文一西路的房价在最近一年随着阿里巴巴的兴起而水涨船高。”元璟资本分析师表示,文三路和文一西路创业基地都是历史上阿里的主流战场,围绕这两地聚集了一大批阿里创业者及杭州本土创业者。“此外,滨江也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基地,最终带动到了下沙的九堡,围绕阿里电商生态有很多网红经济服装相关创业公司聚集于此。”

05.jpg

“单在未来科技城这20多平方公里核心区的范围内,创业企业就有数千家。”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赵喜凯表示,阿里和阿里校友使杭州这座城市更强大智慧了,“如果你在杭州拿着手机就可以全程通行,买张报纸、吃碗片儿川不用付钱,坐公交、乘地铁都没问题。在中国大陆甚至全世界,杭州一定是排在最前列的。”

很多出来创业的阿里人已经有了一定的原始资本积累,相比于赚大钱,支撑他们创业的还有一些为让生活更美好的情怀。然而热闹的创业潮背后,是大批项目的倒下。第一批阿里系创业项目可能已经死掉了一拨,而阿里上市出来的那一批,差不多有的熬过两年就熬不动了。“现在创业公司招人工资在往下掉了,甚至个别领域会有人才过剩的感觉,很多程序员找工作会发现自己没有那么抢手了。”子柳认为对整个领域来说这是件好事,重要的是脚踏实地把事情做好。“原来一个阿里一线员工出来可能就是副总裁,什么O什么O的,一下子标很高,很多人会膨胀。”

创业虽然不易,但子柳相信资本并不会一直寒冬。“大家手里攒了这么多钱,一定要花出去的,所以资金这块未来不是大问题,好的团队一定会看得到的。”没有暖气的南方,夜幕降临,场馆内的休息区很凉。有投资人依然坐在那里,等着与下一个校友聊一聊。

作者:曾烨轩

来源:界面新闻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