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成功背后获多少贵人相助?马云交际网络起底

马云的交际模式有一套方法论,如果你研究过某一段流出的录音,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之处。这种人的大脑天生为交际而生,不仅对于点对点的联系驾轻就熟,甚至对于网络式的交际也非常在行。

马云成功背后获多少贵人相助?马云交际网络起底

乔布斯在斯坦福的那场著名演讲中提到,人生某种意义上就是Connecting the ots,里德学院旁听的美术课程给了乔布斯对美的品味,这影响了他日后创办公司对于产品风格的把握。而一些贵人,同样也如同Dots,对一个人的影响甚至是连续的,演进的。

那么,马云作为一个中国传奇式的成功人物,“贵人相助”因素有多大呢?

现在回顾马云的到目前的一生,简直是个bug的存在,因为他的一生遇到了太多太多的贵人。当然有些贵人,是他具备一定量级影响力之后找上门来的,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而另外一些贵人的出现,则和马云自身的交际天赋,尝试探索的本性有关。

马云在15岁时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Ken Morley。一位刚刚退休的澳大利亚电气工程师,在1970年加入澳中友好协会,这几年他携家人游历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在一次杭州之行,他们遇到了在西湖边找外国人搭讪学英语的马云。Ken的儿子和马云大概同龄,两人玩的很是开心(右边的男孩就是肯的儿子,当时的中国还比较封闭,外籍人士来华需要在胸口挂上类似“通行证”的证件,以备查验)。

就这样,马云和这家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此后的岁月里,马云时常和对方用信件联络,Ken让马云用一张大的信纸写,并四周留白以方便修改,附着复印件寄回,这样更好提高马云的英语水平。后来Ken一家也多次造访杭州,马云多次负责接待:

五年之后,两人都长大了:

01.jpg

在同年,马云在经历三次高考之后,于1984年考入杭州师范学院。在大一暑假受到Ken的邀请,去澳大利亚回访。为了促成马云的这次旅行,Ken颇费周折:他去纽卡斯尔市政府,并向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馆发电报说明情况。但这段经历对马云的三观塑造有莫大的帮助。首先,这个过程极为艰辛。马云一个人去了北京,在一个地下旅馆呆了一周,申请了7次,才软磨硬泡拿到了签证;其次,资本主义国家现实的物质精神文明让年轻的马云备受冲击,这次澳大利亚之行重塑了马云的三观:

可以说,马云从最初的定位就是一个国际级别人物。这在他15岁时就已埋下伏笔,不要忘了,当时的国情是怎样的封闭。马云的人生在1983年遭遇了最低谷,第二次高考失败后,他一度以蹬三轮送书度日,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二个贵人——路遥

这本励志小说教父级的人物的一本《人生》又重燃了马云的斗志,他毅然决然地继续复读,准备参加第三次高考。马云的第三次高考其实有点半工半读性质,一边打工一边复习。马云这脑子确实不是读书的料,之后他多次承认了这一点,最后一年也异常煎熬好几次想要放弃。同在这个时刻,马云又遇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三个贵人:农夫山泉的创始人钟睒睒

02.jpg

此人比马云大了10岁,知识分子家庭出身,上山下乡耽误了五年,后来恢复高考屡试不中,只好先参加工作,伺机靠铁饭碗。当时两人都租住在浙江文联的一栋宿舍楼上,钟睒睒住在马云的楼上。每次夜幕降临,两人一同下班回来,相互作别,同时两扇窗户亮起了灯光,直到深夜。

就在马云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楼上却传来了捷报。钟睒睒终于在而立之年考入报社,成为了《浙江日报》的一名记者。这给了马云一个很大的刺激,这时候离高考只有几个月了,楼上的事迹让他再次鼓足勇气坚持下去。

可以说,路遥和钟睒睒都是马云在同一阶段遇到的两位贵人——一个是鸡汤、另一个是鸡血,正是这两针强心剂,才让马云走完了人生最关键的一步,然后鬼使神差考进入了杭师院。

虽然在说浙大是三本流行的知乎,杭师院简直连五本都算不上,但对于马云个人而言却有着非常的意义。杭师院虽然不是中国最好的大学,却是最适合马云的大学。杭师大之于马云,相当于井冈山之于毛泽东,围绕这个中心,马云展开的是极为复杂的人际运作

大学里,马云交友广泛,成了杭州学联主席,其中的人脉在十几年后仍然起作用。但最为重要的贵人,莫过于他的妻子张瑛,浙江嵊州人,和祖籍嵊州的马云是真正意义上的老乡。两人一见如故,风雨数十载。从妻子兼同事到后来的妻子兼创业合伙人,张瑛对马云而言绝对是贤内助,在其早期更是帮手。譬如在外经贸部外聘时期,杨致远访华游长城,都是由马云和张瑛全程陪同的:

03.jpg

阿里巴巴创业早期,在湖畔花园的公寓,张瑛充当的是秘书和场记的角色。在阿里的早期纪录片中,你可以看到她总是坐在最外围,不动声色地看着慷慨激昂的马云,拿着笔记本不停地记录着。

大学毕业之后的马云,在杭州电子工学院当了七年的老师,这对于爱折腾的马云来说似乎是反常的。原因是,杭师院的一个领导把学校唯一去大学教书的名额给了马云,要求马云必须在那里呆满七年——这七年“有期徒刑”自然没那么容易熬过去。从1988年到1995年,正是中国市场经济确立,改革浪潮波澜壮阔的几年。92年海南房地产热,有人开一个月八千的天价让马云去那边做翻译,也有人找马云去发其他大财,却都因为“刑期”未满不得不放弃。

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命运就是如此不可测,失去了那些发大财的机会,上天却给马云指派了一个贵人,正是这个贵人,让马云赚到了发之前100次大财都赚不到的钱,因为正是他将马云引入了互联网世界。

原来,在1994年,杭州电子工学院来了一个叫Bill Aho的外教,来自西雅图。那时候的美国早已进入了互联网发展的第二波浪潮,而中国还处在互联网来临前的黑暗之中,软件之都的Bill自然是当仁不让地跟马云介绍互联网,马云听得很激动。非常巧合的是,就在这个时候,马云正好得到了一次去美国访问的机会,这是另一条线索,暂且不表。总之是马云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虎口脱险,在赌博机上赢了600美元之后,匆匆赶往西雅图,和Bill会面,两人之前约定过来美国一定要让马云见识一下互联网。

之后的故事就不说了,马云第一次接触电脑和互联网,Bill的一个亲戚当时在美国开了一家小型的互联网广告公司,实际上马云的第一次互联网商业活动的合伙人就是和这家公司——给中国的公司做网页,2万人民币,美方拿12000,马云拿8000……不过精明的马云不久后找到了大陆方面会做网页的人,就一脚把这个合伙人给踢开了。

马云做中国黄页半年左右,马云转变思路还是要借势,于是转向给政府做宣传。1995年7月,中国黄页为浙江省外宣办做了一个网站,在网上宣传浙江的经济文化,美其名曰“金鸽工程”。

马云之后在全国互联网界打开名声,则是依靠了后面两位贵人,一位是《人民日报》未来发展局局长谷家旺。由于谷家旺有过留洋经历并对互联网也有些了解,所以给了他一次向高级别领导做互联网介绍的机会。马云当时的心情很紧张,不是因为怯场,而是因为太激动了。演讲结束后,一位领导走了过来,握着马云的手说:“你讲得真好。我们明天就打报告给中央,让《人民日报》上网。”

终于,马云用半年时间把《人民日报》搬上了网络。《人民日报》上网之后所引起的轰动效应可想而知。

而另一位贵人则是马云的杭州老乡樊馨蔓,也就是导演张纪中的老婆,时任央视的节目编导。她跟拍了马云整整一天,做了一个叫做《书生马云》的纪录片,这是一个全国曝光的机会。马云也借此机会完成了一次成功的自我公关。

创业团队方面,马云遇到最重要的贵人便是阿里的原3号员工孙彤宇

马云对于具体的业务能力并不擅长,而此人一手负责淘宝的初创业务,为击退ebay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马云是毛泽东的话,孙的地位可以用林彪来类比。但由于功高盖主,被马云杯酒释兵权,但其夫人彭蕾,现在依旧是目前阿里的高管之一,负责着阿里巴巴目前最为核心的金融业务。

在这之后的蔡崇信、孙正义等人,一方面由于做到一定位置,遇到也是顺理成章,缺乏偶然的戏剧性;另一方面其事迹也算是大众熟知,这里不再赘述。

那么,为什么马云早期会遇到那么多贵人?

这个马云的行为模式有关,如果高考比交际能力,马云大概是可以上清华的。马云的交际模式有一套方法论,如果你研究过某一段流出的录音,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之处。这种人的大脑天生为交际而生,不仅对于点对点的联系驾轻就熟,甚至对于网络式的交际也非常在行,这也就是为什么马云的早期社交圈子广阔到可以和清华学霸的知识网络图相提并论。

成功的人擅于将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纳为己用,在必要的时候或放低身段或礼贤下士。遇到贵人只是成功的一个重要环节,如何连续地遇到贵人,以及把这剧情再延续下去,这才是关于成功更为主体的部分。或许,这才是身为年轻一代的我们,真正需要学习的人生经验。

作者:佩子临(知乎号)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