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离开万科自己创业,我才知道什么是如履薄冰

如果今后万科也进入联合办公市场,优客工场将如何应对呢?

毛大庆:离开万科自己创业,我才知道什么是如履薄冰

“我教会了他跑步,他却跑了。”

郁亮在毛大庆离职的新闻发布会上半开玩笑的这句话,饱含无奈与幽怨。面对曾经因压力而患上抑郁症的毛大庆,正是郁亮教会了毛大庆跑步,才让他的抑郁症得以治愈,但最终,毛大庆还是选择了离开万科。

46岁,已过不惑之年,他离开万科,在他带领北京万科从43亿营业额发展到200多亿营业额后。

从辉煌的顶点重新归零,他跑向何方?路过了哪些风景?终点在哪里?

奔跑——因为要追随内心:人生要给自己不断设置门槛

“我可能是一个冒险家,一个追随内心的人,比较任性。”

谈到为何放弃万科的职业经理人生涯去创办优客工场,毛大庆这样评价自己,并补充道:“创始人一般都很任性。”

“我喜欢不断给自己设置门槛,然后去一个个跨越。”毛大庆说。对他而言,结束二十多年的打工生涯去当一名企业创始人,从0开始一段未知而艰苦的旅程,是他给自己设置的一道新门槛。

回顾毛大庆的职场生涯,就是一段他不断给自己设置门槛,完美跨越后,再选择新门槛的过程。

毛大庆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在凯德置地如鱼得水之时,给自己设置了门槛——回归中国,去体验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这意味着他要离开熟悉、舒适、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新加坡凯德置地,从外资企业到中资企业。他做到了,来到了万科。

这时,他又给自己设置门槛:能否不从凯德置地带走一兵一卒,单枪匹马到万科,说服大家跟他走?跨越这个门槛后,又给自己设置门槛:能否把万科北京从43亿销售额带到上百亿的销售额?

为了跨过这个门槛,毛大庆殚精竭虑。但他总有跨越门槛的方法论。

比如,万科的长阳半岛项目,在开发前,那一片是农田,主要种粮食,当时万科高价拿下了那片地进行建设,却并不受市场看好,还遭到了媒体的讽刺:认为毛大庆疯了。这道门槛也必须过。毛大庆开始分析那块地离城不远却不受待见的原因,发现是因为当地没有良好的教育。那么,何不把四中搬过去呢?几番沟通,四中终于统一在此建立分校,这一下子就撬动了需求,随之其余问题迎刃而解。

“现在再去房山,那里相当于一个小城,有四中,商场,小学,有最好的奥特莱斯,看不到原来只有菜地的样子,这是我人生中最骄傲的事情,我们解决了当地没有好教育的现象,造福了当地的孩子。”毛大庆说。

“如果没有万科6年的冒险,至今还在凯德置地,人生会失去很多色彩,怎么建新城?怎么建立四中?怎么能和王石一起工作? 在万科最好的时候,突然放弃副总裁的职位,又去创业了,冒多大风险?太多人劝我不要做。但我没有动摇过。”

毛大庆是人生阶段论者,只要他觉得一件事一定要体会,就一定会去做:“人生时间有限,不要看拿到了什么失去什么。抱着固有的辉煌有何意义?要花时间做更多事。”

无疑,创办优客工场是毛大庆迄今为止给自己设立的最大的门槛。而这个门槛的难度系数显然最高:“在万科是帮企业创业,而此时给自己创业,和我原来的职场经验不一样。给企业打工都是已经有的商业模式,不用创办。重新创办一个可以盈利,影响他人,让员工也很幸福的商业模式就难上加难。”

奔跑——要跑得堂堂正正:莫和老东家竞争才能避免刀光剑影

企业高管离职创业,另立门户的事情比比皆是。但为何毛大庆能在离开时得到老东家的真切祝福?

“首先,我选择的这个业务和万科没有直接竞争关系。第二,我的基本观点:大家可以不在一条船上,但是路要越走越宽,不能越走越窄。我并不喜欢太多刀光剑影,企业间要互相借势,变成更大社交圈。我们现在和万科很多项目在合作,我和王石、郁亮都有沟通,一直保持着密切关系。阿里巴巴有离职员工群,万科也有,依然把离职的员工当成自己人。就在最近,王石还请我们这些离职高管一起滑雪,聊天,谈合作。其实万科帮助过很多离职的人,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予过很多帮助,包括资金的支持,这不很好吗?”

毛大庆说:“我现在的团队里,已经有很多合伙人走上了创业之路——内部创业。比如我们的CMO,他们是裂变出去的公司,你必须理解和接受,在未来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无论是内部创业还是外部创业。就像我从万科出来创业,回头还是可以和万科合作。不一定你离开了这个企业,这个企业就损失了,很可能你从别的地方还能给离开的这个企业带来价值呢。”

毛大庆说:“王石曾说过一句话,记住,后面想进来的人,永远多于前面想出去的人。这说明这公司是有生命力的,不用害怕有人走。最近和王石聊,他说,你们都还是万科的人。我们可以建立个大万科,万科大生态。我们现在在万科的很多空间都植入内容,万科很多空间都有优客工场。”

事实胜于雄辩,优客工场目前很多项目不仅在和万科合作,也在和毛大庆老东家之一新加坡凯德置地有很多合作。

那么,如果今后万科也进入联合办公市场,优客工场将如何应对呢?

“市场是开放的,谁都可以进入。我们也可能和大的房地产公司合作。这个市场很宽泛,很大,酒店行业存在了640多年,今天全球有2300多个品牌同时存在,CBD这边就400多家酒店。如果张三做了李四就没生意了,怎么会有这么多酒店?市场不是只有你就没有他。每家做好自己的内功和特色,就都有立足之地。”毛大庆坦言。

奔跑——如履薄冰:焦虑更甚,退一步粉身碎骨

创业和马拉松都是耐力活,一跑就停不了。虽然优客工场的融资能力有目共睹,但毛大庆认为:融资越多,越觉得压力越大,责任越大。

“今天我经营企业,我才知道什么叫如履薄冰。因为每天都在如履薄冰。”毛大庆说:“创业就像站在一个悬崖的边上,前面是美丽的花丛,背后退一步就粉身碎骨。站在前面看我的人,觉得我很精彩,很厉害,很光鲜,后面无限风光,但如果谁会从背后看我,会吓死。”

其实,毛大庆在万科的日子,就已体验到如履薄冰。“2012年,香河那边的土地事件。万科投资了7到8亿,房子盖完都卖掉了,政府却突然说是违法的,地要收回去。8亿打水漂了,打官司没人听。那时虽然我不是创业者,但是负责人,上市公司8亿灰飞烟灭,承担的责任和压力巨大,虽然后面圆满解决掉,但解决的过程历时一年,多少动脑筋,多少后怕,多少不眠之夜,多少担心都尝遍了。”毛大庆至今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

“而优客工场面临的困难跟大多数企业一样:融资、找场地、商业模式、客户投诉等都需要不断突破。而且现在这个行业很弱小,市场没人验证过,联合办公业务到底未来市场有多大?全世界也就是两三年的行业。这个行业以后会演变成什么样?还能衍生什么别的生意?包括膜拜单车、滴滴,目前没有全搞明白未来的方向。”

尽快困难很多,但毛大庆表示,一年后,优客工场收支平衡没问题,能活下来。但活下来不是目的,不算成功。“如果为了活下来,何必创业呢?我在万科不是很好?我肯定是为了更高的目标才去创立公司。”

毛大庆认为,创办公司过程的焦虑是必然的,年轻创业者就是因为没有经历过他们这种长时间的、高密度的焦虑和捶打,所以创业成功率不高。

开弓没有回头箭。虽然优客工场天天都有困难,但毛大庆很享受天天都在解决困难的快乐。

奔跑——虽苦犹甜:因为不是一个人在焦虑

“对我来说创业很艰难,也有很多的不确定,但我仍然还能承受,因为有前面20多年的锤炼。和那时相比,现在更加焦虑,现在感觉站在悬崖边上。《创业维艰》《从0到1》都会告诉你,一辈子创业,可能只过了几天舒服日子,但整个过程一定是有意义且充满满足感和幸福感的。”

跑步,就是毛大庆排解焦虑的第一个通道。

除了跑步,对一件事执着的热爱会让这件事变得更有意义。“有意义就可以排解焦虑。比如共产党员,在艰苦的革命斗争时期,也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天天提心吊胆的。天天东躲西藏,但是他们为什么还玩命干呢?因为有信仰,有意义。第三要有伙伴,有团队,大家跟你一起折腾,你就不觉得是一个人在焦虑。”

初中时的毛大庆,有一次坐火车去大连,他的父亲刻意让他坐硬座。那次,在拥挤的硬座车厢,他看到一张张愁苦的面孔,使那时的他更多体会了生活的苦,了解到很多人的生活仍处在窘迫的环境,他觉得做一件哪怕能让一个人高兴的事就有意义。

“比如现在我们服务小微企业,因为有了这些空间,他们很快乐。我平时也和他们交流、聊天,我们团队200多员工觉得做这工作有意义有意思。我能创办公司,带着200多员工,让他们快乐也很好。”

毛大庆经常会询问入驻优客工场的各类企业有何困难,融资、市场开拓、品牌建设、发展瓶颈、招人等各种各样的难题。“我们现在就是在帮企业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一直认为企业服务是个万亿的蓝海,可以产生的价值是巨大的。”

奔跑——不会重蹈覆辙:万科股权之争会引以为戒

毛大庆的优客工场目前已经经过几轮融资,他将如何避免遭遇“野蛮人”呢?

有了前车之鉴,毛大庆做了提前布局。“我们的投资人结构,包括管理团队股权结构一开始在股东会就定完了。我是创始人,有绝对股权,虽然稀释了股份,但我依然是第一大股东,我们刚开始就设置了有限合伙公司,主要合伙人都持有公司股份,管理团队的股份足以控制这家公司。”

毛大庆认为,控制权取决于创始人在成立之初怎么设计,马云股份也不多,但他很早就设计好了,因此阿里的团队有很大的控制权。

谈到万科股权之争,毛大庆说:“王石创业初期没有设计股权结构,客观上,我们不能责怪他,1984年,有几个人懂得股权?谁知道以后有野蛮人?当时如果万科是第一家上市公司,谁知道里面的奥秘?哪像今天的创业者有那么多老师?虽然并不因为王石是创始人,就意味着公司是他的。但公司的价值是谁创造的?是股东创造的还是经营的人创造的?我觉得是经营的人创造的。投资人再有钱,也不一定能创造价值。”

奔跑——离创业成功尚远:誓要改变世界

尽管优客工场目前发展势头良好,但毛大庆并不认为优客工场已经成功了,他有自己创业成功的定义。

“成功的创业公司,不是以大为标准。不一定和估值有关,可能是存活率不错,改变了某一件事,做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贡献。员工也觉得在这样的公司工作有很大的幸福感和满足感。”

毛大庆也并不认为成功的企业标准,是创始人个人财富的巨大。

“财富的定义一定是估值吗?是身家吗?是钱吗?不一定。例如王石,是成功创业者和创始人,但他没财富,没钱。一直拿工资。但王石有没有除了钱以外的财富? 王石两个字就是财富,就值很多钱。因为他身后的企业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很多企业的创始人财富都不多,比如任正非占1,柳传志2个点,李开复0点几。但取决于怎么设计股份,才能有控制权。”

奔跑——要不断充电:社群思维将引领未来

毛大庆最近在读一本还没正式出版的书——英文原版《村落效应》。他已经看了一半,讲的是互联网时代,人和人的交往。从线上交往,讨论到线下交往,探究到底哪个最终会占据人际交往的主流。

“村落效应对人的内心,生理、心理,健康方面的影响。优客工场就是在做村落效应。村落效应谈到了非常深的哲学理念和人的生理上的呼唤。里面讲了很多案例,比如,村落效应能够延缓癌症,加强心理愉悦。我们从大院长大的小孩,更认同这个观点。这本书告诉我,做优客工场一定要懂社群思维,因为我们做的事本质是社群生意。社群可以演化,可以让不同的人产生交互反应,这不是机器能完成的。一直以来,优客工场很重视社群的力量。”毛大庆说。

对于优客工场的社群最终能做到什么程度,毛大庆表示:“现在不敢说,但可以想象。如果联合办公做很大了,社群多了,至少会有更多人用到我们的APP。”

采访的最后,毛大庆将他编译的两本书——《鞋狗》《为谁留的空椅子》赠送给了我有嘉宾记者,并嘱咐记者精读。在编译国外著作的同时,汲取里面的最新营养和新思潮,也许这就是毛大庆不断进化的原因。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