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中国制造”:一文看懂区块链如何提升供应链金融活力与效能

网络转载 12644 2019-11-22 18:00

来源:《区块链金融 · 技术变革重塑金融未来》

出品: 区块链大本营

 

在进入今天的话题之前,先给大家介绍一个专业性术语:LPI(全球供应链绩效指数)。

LPI是世界银行每两年发布一次的国际性指数,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物流水平与参与全球供应链能力佐证其供应链管理水平。

那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它的LPI占世界的多少位呢?答案是:第26位。

这个结果确实出乎我们意料,作为经济体全球排名第二的中国却在供应链管理水平上排名不尽人意。那到底问题出现在哪呢?

我们了解到,近几年在工业 4.0 浪潮推动下,制造业迎来了新发展机——智能制造,这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核心,是制造业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制高点、突破口和主攻方向,目标是实现整个制造业价值链 的创新和智能化。

从供应链层面来看,处于供应链中上游的供应商对核心企业依赖性强,议价地位较弱,为获取核心企业长期业务合作,往往采用赊销交易的方式。

通过赊销交易,核心企业得以进行应付款账期管理和理财,提高现金流动性,但供应商会因大量应收账款而承受越来越大的现金流带来的压力。

对核心企业来说,尽管制造和分销环节外包需求增加,但供应商和分销商的融资瓶颈明显、财务成本上升、毛利下降导致其与核心企业合作的积极性减弱。

同时核心企业也会面临推动销售增加信用敞口影响应收款财务报表、大供应商挤出小供应商导致核心企业谈判地位恶化等问题。

那么这个时候,发展供应链金融培育整个产业链的良性发展变成迫在眉睫的问题,实现供应链上下游资源的优化配置也成为重中之重。

 

一、供应链愈加复杂

传统供应链管理遭遇困境

 

我们先来看看,传统供应链金融目前正在面临的问题。

1.1 缺乏供应链管理战略意识和信任机制

一些中小企业对供应链管理认识不足,习惯各自为战,过于强化自身局部利益,供应链管理活动大多局限在内部,供应链成员之间难以形成价值链,合作多为松 散联系,缺乏有效协同和约束机制。

尽管供应链管理需要链上企业广泛合作,不过由于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尚不健 全,链上企业间信任机制脆弱,只能依靠核心企业的权威进行强制管控,反过来造成链上中小企业权益和自主权受限,抑制中小企业发展。另外,中小企业自身经营规模和能力有限,可信度较低,也增加了链上企业诚信管理的难度。

 

1.2 中小企业信息资源整合利用能力低,信息共享协作滞后

供应链运作过程是物流、商流和信息流的统一,涉及若干生产、运输、销售 等企业及广大用户,具有跨地域、跨时空协作的特点,对信息共享依赖程度高, 需要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对供应链整合,但是中小企业普遍信息化建设较为落后, 互联互通性差,难以有效实现信息交流共享和保障供应链系统流畅运作。

 

1.3 企业规模、多元化、市场覆盖扩大,造成供应链管理难度同步增加

如果供应链上下游跨度大(像美的这样的巨无霸涉及的上下游企业可能有几万家之多)核心企业对供应链整体管控的难度就会相应加大,进而造成效率下降 和管理成本飙升。互联网时代催生了全球分工细化,产品生产供应周期呈现复杂化、 碎片化、定制化、分散化的特点,供应链不断延长,链上企业不断增加,信息不 对称就会导致无效成本和寻租投机乱象,传统供应链理技术难以实现实时、高 效和穿透。

 

1.4 信息追溯能力不足,虚假套利信息链上飞

由于供应链上企业属于独立市场主体,企业之间只是发生买卖关系、利益关系, 容易存在难以验证真伪的信息不对称,出现原料、零配件等供应品和终端产品价 格失真,导致假冒伪劣商品冒头,甚至洗钱等非法活动。

 

1.5 链上实时、完整、有效、真实的数据获取和处理难度大

由于供应链上企业只是基于某个原料、某个零配件、某个服务等发生业务关系, 企业之间信息系统彼此独立、分散,甚至可能因为商业机密的缘故导致系统之间不能互联互通,对原料、采购、生产、物流、销售等各种信息无法共享和统一处置,造成信息失真,大数据、长数据价值被闲置、搁置,交易、支付和审计成本增加。

 

 

二、传统供应链金融面临的主要挑战

 

供应链核心企业往往采用票据等方式向链上其他企业赊账,票据无法拆分流通,给链上中小企业带来很大的资金压力。供应链金融的实质是为处在核心企业 上下游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道。

通过对核心企业信用背书和上下游交易真实 性查验,金融机构能够有效控制风险,为供应链上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买方 融资、卖方融资和物流融资)。       

供应链金融主要融资模式

 

2.1 核心企业信用风险

核心企业掌握供应链核心价值,担当整合供应链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权 威关键角色。金融机构基于核心企业综合实力、信用等级及其供应链管理能力、 程度和效能,对链上中小企业开展授信、信贷等金融业务。一旦核心企业信用出现问题,必然会扩散到链上其他企业,影响供应链金融的整体安全。

其一,核心企业的真实实力如果不能承担对整个供应链金融的担保作用,核心企业可能因信用捆绑累积负债超过承受极限,使供应链出现整体兑付危机。

其二,当核心企业遭遇市场不利情况,可能会变相隐瞒自身及链上各方经营信息,甚至出现串通造假融资,利用强势地位要求和组织链上企业向金融机构融 资授信,再将融资款用于体外循环,导致金融机构面临恶意贷款和不良风险。

其三,由于核心企业上下游账期错配,使现金回收周期拉长,导致上游供应商应收账款账期较长,面临流动性压力。对于二三级等多层级供应商而言,需要 通过金融机构贷款缓解资金压力,但金融机构对此类中小供应商授信评级审慎, 造成中小供应商融资难、融资贵,并将压力传导到供应链。

 

2.2 上下游企业信用风险

尽管有核心企业担保及多重征信支持技术来降低不良风险,但是供应链金融的融资方多为中小企业,其管理不健全、资产规模小、经营不规范不透明、生产经营不稳定、抗风险能力弱、守信约束力不强等问题依然存在。同时,融资方还受到供应链整体运营绩效和信用质量、上下游企业合作状况、业务交易情况等多种因素综合影响,任何一种因素都有可能导致企业出现信用风险。

 

2.3 贸易背景真实性风险

在供应链融资中,金融机构以供应链各参与方的真实交易关系为基础,利用交易过程产生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为质押 / 抵押,为供应链上下游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真实交易背后的存货、应收账款、核心企业补足担保等是授信融资实现自偿的根本保证。

一旦出现伪造贸易合同、融资对应的应收账款存在性 / 合法性有问题、质押物 权属 / 质量有瑕疵、买卖双方虚构交易等情况,授信的金融机构,就会面临巨大风险。

 

2.4 业务操作风险

供应链金融通过设计自偿性交易结构、引入独立第三方监管、实时监控供应链运作等方式降低不良风险和构筑稳定还款来源,对业务操作的严谨性、完善性、规范性提出高要求。

 

2.5 物流监管方风险

为发挥监管方在物流领域的专业优势,降低质押贷款成本,金融机构一般将质押物监管外包给物流企业,由其代为实施质押物监督。但此项业务外包后,金融机构可能就会减少对质押物所有权信息、质量信息、交易信息动态的了解。由于信息不对称,物流监管方可能也会出于自身利益更大化而做出损害金融 机构利益的行为,或者由于自身经营不当、不尽责等致使质押物损失。

例如,一些企业串通物流仓储公司工作人员出具无实物仓单或入库凭证进行骗贷;一些企业伪造质押物出入库登记单,在未经金融机构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提取处置质押物;物流监管方没有尽职履行监管职责,导致质押物质量不符或货值缺失。

 

2.6 抵质押资产风险

抵质押资产是借款人出现违约时金融机构弥补损失的重要保证,也是不良贷款发生时的第一还款源,其资产状况直接影响信贷回收成本和借款人的还款意愿。如果抵质押资产实际价值低于还款额度,借款人违约的动机就可能增大。抵质押资产主要分为两类:应收账款类和存货融资类。

应收账款类抵质押资产 风险主要在于应收账款交易对手的信用状况、应收账款账龄和退款可能性等。存 货类融资主要风险在于质押物是否缺失、价格是否波动较大、质量是否容易异、 是否易于变现等。

 

三、金融科技赋能供应链金融

 

3.1 区块链 + 供应链金融

传统供应链金融基本靠线下和人工,包括核实贸易背景、企业征信、确认应收账款等,运行效率低,成本非常之高。引入互联网和金融科技,能大幅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有效防范风险。

以腾讯发布的区块链 + 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为例,利用区块链连通供应链各参与方,完整真实的记录基于核心企业应付账款的发行、流通、拆分、兑付可实现信用穿透,降低链上企业融资成本,提升供应链金融全流程的安全性。

按照腾讯的解决方案,假设将某个核心企业的某笔应付账款设置为一个债务凭证,利用区块链技术将这个债务凭证数字化,分布式账本记录其流转情况且不可篡改。

只要核心企业承诺款,债权人(上游企业)便可以把该债务凭证切分,流转给债权人的供应商等其他渠道,依此类推直至该债务凭证切分完。显而易见,这种债务份额融资方式更高效且覆盖面更广。

 

3.2 福金 All-Link 系统

福田汽车与平安银行合作推出了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平台“福金 All-Link 系统”。福田汽车拥有零部件 1500 的多家供应商、2000 多家经销商、1000 多家服务配件商、200 多家广告和物流商,供应链企业数量较多。

福金 All-Link 系统以节 点可控方式建立开放、透明、高效的分布式网络,涵盖供应链核心企业(福田汽 车)、供应商、银行等融资参与主体,将商流、现金流、物流、信息流零时差整合, 以提高供应链金融效率,增加链上企业与核心企业黏度。

供应链金融主要发展阶段

 

四 、联盟链 + 私有链:

打通供应链金融第一公里

 

供应链是较早应用区块链技术的领域,成熟度、集中度较高。区块链技术应用到供应链的主要优势。例如,集装箱海运巨头丹麦马士基集团打造了海运保险区块链平台,沃尔玛利用区块链技术追踪猪肉产销全过程,美国 UPS 快递集团搭了区块链货运联盟,海航物流集团打造了智能集装箱数字化平台。

再如, 2018 年 12 月,IEEE 和蚂蚁金服等合作启动编制《供应链金融中的区块链标准》。这是 IEEE 首个金融业区块链标准,定义了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金融通用框架、角色模型、典型业务流程、技术要求、安全要求等。IEEE 全称为“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其学术和国际标准板块在全球具有公认权威性。

区块链技术应用到供应链的主要优势

 

此外,国家宏观政策也比较支持,例如,《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 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提出,研究利用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建立基于供应链的信用评价机制。

总结

供应链经济活动是一个愈加复杂的体系,类似于食物链 “植物 - 羊 - 狼 - 狮子”,每个环节缺一不可,如果狮子灭绝,狼就会疯长,很快把羊吃光,最后植物疯长,狼也会饿死。所以供应链上企业无论大小、强弱,都应有平权和平等契约的合作与利润分享,否则这条食物链一旦失去平衡,所有企业都将遭殃。所以,区块链提升供应链金融活力和效能需要我们加快步伐,牢记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

声明

1. 本文经授权发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和作者;

2. 伊甸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3.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