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李东生,如何在巨额亏损下,又打造千亿营收的帝国?

纵观TCL的成长之路,曾几度面临生死考验,又涅槃重生。李东生与TCL所经历的残酷试炼,让我们见识到一个企业家面临危机永不言败、冲锋陷阵的勇气与信心。

TCL李东生,如何在巨额亏损下,又打造千亿营收的帝国?

纵观TCL的成长之路,曾几度面临生死考验,又涅槃重生。李东生与TCL所经历的残酷试炼,让我们见识到一个企业家面临危机永不言败、冲锋陷阵的勇气与信心,其进取拼搏的精神也造就了今天的TCL。

他被评为“最具影响力商业领袖”之一,却也出现在“中国A股上市公司最差老板”榜单上;他是第一个大胆进行国际并购的开拓者,却又导致公司18个月净亏18个亿,命悬一线。生死存亡间,他背水一战,又重新创下千亿商业帝国。三十五年来,他始终在一线打拼,他是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

2016年,TCL是为数不多的在逆境中保持销量高增长的企业。数据显示,TCL电视在2016年的全球出货量突破了2000万台,稳坐中国彩电行业龙头位置,位居全球彩电行业前三强,仅次于三星和LG,这也是中国企业首次进入2000万台的俱乐部。

野心家李东生

1982年,25岁的李东生从华南理工大学毕业,以工程师的身份进入TCL的前身——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TTK是TCL的第一家企业,主要制作录音磁带。八十年代初期是录音机最风行的时候,录音磁带的需求量特别大,这给李东生带来了人生中第一桶金。

1985年,28岁的李东生被任命为TCL通讯设备公司总经理,这距离他毕业仅仅两年时间。但九个月后被迫离职。八年后,谁也没想到,李东生竟卷土重来,出任TCL电子集团公司总经理,开始了在中国乃至世界家电业的不平凡征程。

1996年,随着前任总裁的退休,李东生登上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新高峰——TCL集团总裁。他如鱼得水,对集团内部整个业务架构进行体制改革,重整公司业务。其结果就是,“从1993年到现在,整个TCL集团一直保持了一个比较高的增长态势,TCL也从一个地方小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全国知名的公司。”李东生不无自豪地说。

1997年,已经是TCL集团董事长的李东生被推荐为惠州市副市长候选人,但他拒绝了,比起仕途,他更希望自己掌舵一个大企业,干一番事业。欣慰的是,TCL王牌彩电,TCL电话,TCL电工,每一个都非常成功。而种种成功,都离不开李东生在巨大压力下做出的关键决策。

第一次出国考察,飞利浦公司赠给了李东生一个纪念品——一个做灯泡女孩的雕塑。该雕塑见证了飞利浦100年间从做灯泡的小作坊变成跨国巨头的成长历程。这刺激了李东生要亲手打造中国的世界品牌的决心。

原本想解决"中国制造"全球困境,没想到却走上了备受煎熬的海外并购"不归路"。李东升与TCL遭遇了生存的瓶颈,经历了一场"鹰的重生。"

飞腾和折戟

看到高速发展的彩电市场,李东生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占领一席之地。2001年,TCL彩电全国排名第一。

越做越大的市场让李东生站得越高,看得越远,他跳出了框架之外,盯上了世界市场。

2004年初,李东力排众议,坚持要收购汤姆逊公司电视业务,股东们的异议未能阻止李东生。

他感慨道:“做企业,竞争就像打仗一样,很难讲你做这个决定就一定是对的,但是战斗已经打响,冲锋号吹了,部队已经上去,那个时候你要考虑怎么把山头拿下,不能想我的退路在哪里。如果你这样想就很难找出办法。”

2004年9月,看着TCL的旗帜在国际老牌彩电巨头汤姆逊的工厂升起,李东生热泪盈眶,感动不已。那个时候,他在中法两国最高领导人的注目下成为全球最大彩电生产商的老板。半年后,他又闪电般地并购阿尔卡特达成合作,成立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七的TCL—阿尔卡特手机公司。

一系列蛇吞象的闪电国际并购,让TCL和李东生变成了国际热点——《财富》杂志封面人物、央视经济年度人物常客、《时代》周刊和CNN眼中“25名最具影响力商业领袖”之一。

作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第一人,在收获无数的鲜花掌声同时,危机也一并向李东生袭来。李东生和他的TCL迎来未曾想象过的“炼狱”:

2005年,并购的两家企业巨额亏损,TCL遭遇20年来首次亏损,18个月亏18个亿,全年亏20多亿元。从没亏过钱的李东生突然陷入了绝境,半年时间瘦了20斤。为了实现扭亏,老李想尽了办法,亲自挂帅整合宣称2006年铁定扭亏,但结果与期望相去甚远。

2006年,TCL亏损达19.32亿元,其在欧洲市场亏损2.2亿欧元。在股东大会上,李东生第一次被点名批评了。

2007年,TCL-汤姆逊电子有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A股股票戴上了ST的帽子,TCL股票大跌,企业运营艰难,许多跟着打江山的高管主动或被动下课或出走或转岗,曾经的明星企业在风雨之中飘摇。尽管李东生心力交瘁,《福布斯》中文版还是把2007年“中国上市公司最差老板”第六名留给了他,在他的伤口上又撒了把盐。

回忆起这段日子,李东生坦言,“我经历了一生中最难过的日子,做了十多年企业,一直是盈利,突然间就亏损了。跨国收购后,原来预计18个月扭亏也没有实现,面对员工、投资人、同行、政府,感到很是内疚、惭愧,自己的情绪甚至一度有点失控。”尽管他跟相熟的媒体一再表达信心,决心,很多同行还是不太相信他会轻易翻身。

鹰的重生

困境之中,一篇李东升的《鹰的重生》出现在各大媒体头条。这是李东生在巨痛之下的反思——TCL要么等死,要么经历一个十分痛苦的更新过程。文章如下:

这是一个关于鹰的故事。

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

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重要的决定。这时,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碰到胸脯;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捕捉猎物;它的羽毛长得又浓又厚,翅膀变得十分沉重,使得飞翔十分吃力。

此时的鹰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等死,要么经过一个十分痛苦的更新过程——150天漫长的蜕变。它必须很努力地飞到山顶,在悬崖上筑巢,并停留在那里,不得飞翔。

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

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

李东生深深体会到TCL变革创新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

10年时间,除了李东生的TCL高管团队换了几轮,TCL曾经的主营业务也兜兜转转,部分变卖、调整。那时候,李东生舔着伤口一字一句地发出“鹰的重生”誓言,这让很多TCL的忠实老员工感动留泪,也让那几年日子并不好过的企业家们感慨万分。

企业家就是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承担者。这样的决策压力只有企业家才有,对与错,往往决定了企业的生死兴衰。命悬一线的压力,可能是企业家精神生长的最佳容器。

蓄势反攻

为了带领TCL走出困境,李东生采取了扭亏、健康、成长的三大步骤,经历了3年的扭亏和两年的健康经营,他终于趟出了自己的路:

为了收回现金,也为了把精力集中在核心领域,他关掉在欧洲的6家销售公司,先后卖掉了TCL国际电工和智能楼宇业务,交易的价格是上一年净利润的200倍。

他又卖掉了电脑业务,引来无数非议。在3C领域中,IT是重要一环,而且TCL电脑还曾冲进过国内三强。

“卖掉电脑业务是因为业务本身不好,竞争力不强,这是财务上很大的包袱,所以就处理掉了。”李东生的解释很简单。

收缩业务规模的同时,李东生努力保持TCL基本的研发投入。根据媒体报道,在2005~2007年的三年中,TCL年均投入研发费用达19亿人民币,这其中也包括两个海外并购公司研发团队的支出。“我不太清楚这个数字,应该是有的。企业竞争还得往前走,如果你的核心能力没有了,你以后更加没机会,不能把企业的未来砍掉。”

2009年,李东生做了一个投资额远超国际化并购的大胆决策,他要进入液晶面板这个公认最烧钱、设备折旧超快的领域,也就是华星光电项目。管理干部担心地说,“汤姆逊项目失败了,还可以消化,华星光电要是失败了,TCL就再也翻不了身”。那么,李东生为什么一定要上这个项目?他说他花了整整半年多思考,最后认定如果不在面板、芯片方面进行产业链布局,TCL很难在全球市场和三星、LG这样的企业竞争。“不去试,哪里有机会?哪里知道行不行?”

2014年,TCL集团继海尔、美的、格力之后营收跻身千亿帝国。在家电行业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律是,几乎所有跨过千亿的家电厂商都难逃“千亿元魔咒”。尽管TCL集团2015年营收仍保持千亿元水平,但增速有所放缓。

2015年TCL集团营收达到1045.79亿元,同比增长3.51%,净利润32.3亿元,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7亿元。完成这样的成绩着实不易,特别是在全球家电市场需求疲软的大背景下,要想自身取得增长就意味着“从别人碗中抢食吃”。

2016年8月,李东生又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启动总投资高达583亿元的G11液晶面板生产线。这是国内迄今为止最大手笔面板生产线,也是全球最高世代面板生产线。该面板线主攻65寸等超大尺寸液晶面板,预计将于2017年9月量产。

消息一出,外界担忧,或会造成液晶面板产能过剩,原因是未来液晶面板技术统领地位或会被OLED撼动。但李东生认为,近年来,液晶电视一直向着更大尺寸、更高分辨率方向发展。全球市场已经看到了主流电视尺寸的变化,对大尺寸电视机的需求预计将以每年超过20%的速度增长。

事实证明,李东升的决策不无道理。

2016年,TCL是为数不多的在逆境中保持销量高增长的企业。数据显示,TCL电视在2016年的全球出货量突破了2000万台,稳坐中国彩电行业龙头位置,位居全球彩电行业前三强,仅次于三星和LG,居全球第三。这也是中国企业首次进入2000万台的俱乐部。

2017年1月,TCL智能电视首月开门红,移动互联网用户同比大增152%。在李东生看来,过去五六年,日系彩电企业衰退较快,所以再用几年时间,实现对韩国企业的超越,是有很大可能的。

选择盘活国内手机业务,是李东生2016年启动的另外一场反攻。

李东生曾引以为傲过,首批拿到手机执照的13家国产手机品牌中,10余年时间里,唯TCL手机硕果留存。根据IDC2016年第三季度的数据显示,TCL通讯已跻身北美第四大移动终端制造商及全球前十大手机企业。

李东生似乎真正完成了鹰的蜕变。

结语

纵观TCL的成长之路,曾几度面临生死考验,又绝地重生。李东生与TCL所经历的残酷试炼,让我们见识到一个企业家面临危机永不言败、冲锋陷阵的勇气与精神。

李东生感慨,“创业途中会遇到不计其数遇的重山险流,比推着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遇到的麻烦甚至更多、更难、更具体。但企业家应有足够强大的内心,遇山开路,遇水架桥,要知道企业只有经过生死考验才能常青。”

如今李东生也在推他的石头,推动TCL向世界领先企业迈进。世上没有不变的成功,只有不断的成功。市场没有不变的格局,只有不定的风险。他注定要继续走向那个更有前景、更加博大、但也注定更加艰苦的世界。

本文为伊甸网转载,转载请注明真实来源: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

作者:林六言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