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关注未来30年,留意那些30岁的人们

北京时间2017年1月19日凌晨,马云在达沃斯论坛特别对话环节接受了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安德鲁·罗斯·索尔金采访。

马云:关注未来30年,留意那些30岁的人们

北京时间2017年1月19日凌晨,马云在达沃斯论坛特别对话环节接受了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安德鲁?罗斯?索尔金采访。这也是达沃斯论坛人气最为火爆的一场对话,会场外挤满了没有拿到票的听众,而媒体记者干脆在门口用手机开始直播。所有人都想从马云这里知道,即将上任的特朗普对于全球化和国际贸易将有何种举措,而马云的阿里巴巴将在美国和中国这世界前两大经济体的贸易往来中扮演什么角色。

对话即聚焦于此,索尔金从马云与特朗普的会面内容问起,谈论内容延展至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背景下的全球化前景。马云表达了对全球化的坚定支持,同时他表示,全球化需要向更加普惠的方向发展,即升级现有为跨国巨头服务的国际贸易规则,更好地支持全球2000万家中小企业进入国际贸易、分享全球化红利。而这也是马云所倡议的eWTP(全球电子商务平台)的根本目的。

马云表示,自己对未来十年中国和世界的重大变化感到兴奋。对中国和世界而言都将是个巨大转变。

对话最后发生了有趣的一幕,马云这位在去年创造了超过3万亿成交额,管理超过4万人、业务遍及全球的企业家在回答提问时表达了对加勒比海岸的阳光和沙滩的向往,他说:我来世界走一遭,并不仅仅为了工作。

以下为马云访谈内容精选:

不是其他国家偷了美国的就业机会,而是美国的战略问题

首先,30年前当我刚刚大学毕业时,我们听说的是美国的美好战略,将制造就业外包给墨西哥、中国,把服务业外包给印度。有本书叫做《世界是平的》,作者是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觉得这是完美战略,美国说只想控制知识产权、科技、品牌,而将较低层次的工作交给世界其他地方,这是伟大的战略。

第二,美国的国际公司通过全球化赚了数以百万计的美元,美国100强企业令人惊叹。我刚刚大学毕业时,当时想买摩托罗拉的BP机,售价是250美元,我的工资只有每月10美元,而制造BP机的成本仅仅8美元。过去30年,微软、思科、IBM这些公司赚的钱数以千万美元计,比中国四大行赚的钱加起来都多,比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等加起来都多,他们的市值在过去30年增长了超过100%。那么赚来的钱都去哪了呢?

作为商人我很关心资产负债表,关心钱由何而来、去往何处。过去30年,美国在13场战争中花费了14.2万亿美元,如果这些资金有一部分用于投资基建、帮助白领和蓝领呢?无论你们的战略有多好,你们应该为民众而投资。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机会上哈佛,像我就不行,我们应该为那些无力上学的人们投入资金。另外令我好奇的是,我年轻时听说的是美国有福特、波音等大型制造企业,而过去20年听到的都是硅谷和华尔街,资金流向了华尔街。然后,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了,损失了19.2万亿美元,这是一笔巨资,洗劫了白领、毁灭了全球3400万就业。如果这些钱不是流向华尔街,而是投资了中西部、开发那里的产业,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不是其他国家偷了你们的就业机会,这是你们的战略,是你们没有合理思考、分配资金。这是我的看法。

全球化应该是普惠的全球化

全球化是很好的东西,美国是教育我们如何进行全球化的发达国家。记得2001年前后我们加入WTO时,我们都很担心——如果国际品牌和产品来到中国,毁灭我们的产业,让我们失去工作呢?当时你们说服了我们,20年之后你们却说这是很可怕的东西。我认为全球化是好的,但全球化需要优化,这是侯任总统特朗普希望解决的问题,我认为全球化应该是普惠的全球化。过去30年,全球化由6万家大企业控制;100年之前,是由几位国王控制。如果未来30年我们能够支持600万家企业跨境运营?如果未来30年我们能够支持2,000万家中小企跨境运营呢?我们相信全球化应该是普惠的。

首先,WTO规则不是中国制定的,也不是为中国而制定的。我想改变的是,过去WTO是为大企业而设计的,只有大企业能够参与。中国也从开放中受益良多,我认为中国应该学会一件事——过去中国能够增长,是因为我们面向世界开放,如果我们能够继续开放……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中国也存在它的问题,这个世界存在着问题,中国当然也很多自己的问题,中国应该更加开放、应该更加自信等等。昨天习主席的话让我很有信心,他已经准备好让中国面向世界进一步开放。这是我的建议,我们应该通过商业团体、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中国已经加入WTO十几年,我想无论作为企业、作为国家、还是整个世界,都需要重新审视。不仅仅是因为不平衡的事物——我们可以喊停。

WTO很伟大,但它主要是为发达国家及其企业所设计的,对中小企而言没有机会。我们希望建立eWTP,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来支持年轻人和中小企,他们可以通过手机和互联网在网上进行跨境买卖。此外,WTO也是一家非常有意思的机构,它能够让20国政府走到一起、就一件事达成共识,这简直是不可能,我无法想象各方能够达成共识。商业应该由商人决定,我认为eWTP应该由商界人士们坐下来讨论、谈判、达成共识,而后获得政府支持的这么一个事物。

杰夫·贝索斯正确,还是你正确?

因为世界不是只有一种商业模式,如果世界只有一种“正确”的商业模式,这个世界将非常乏味。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模式,为某种模式而努力的人们必须相信这种模式,我相信我所做的。至于和亚马逊的不同,亚马逊更像是一个帝国,自己控制所有环节,从买到卖;我们的哲学则是希望打造生态系统,我们的哲学是赋能其他人,协助他们去销售、去服务,确保他们能够比我们更有力量,确保我们的伙伴、10万个品牌和中小企们能够因为我们的科技和创新,而拥有与微软、IBM竞争的力量。我们相信通过互联网技术,我们能够让每一家企业都成为亚马逊。去年我们的GMV(商品交易额)超过5,500亿美元,如果要雇佣员工来负责这些商品的运送,我们需要500万人。我们不可能请500万人来运送我们平台上销售的商品,我们唯一能采取的方式就是赋能服务公司、物流公司,确保他们能够高效运作、能够盈利、能够雇佣更多人。

如何看待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包括美国,仍在质疑阿里巴巴?

首先,当你拥有那么大规模的商业规模的时候,你必须学会接受批评。你必须倾听,再来判断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第二,作为一个赋能1,000万小商家规模的电商平台,我们不会像亚马逊Buy一样,特别是价值5,500亿美元的交易商品,你不可能全部检查,这是电子商务模式本身的问题。第三,在过去17年,我们在打假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一直是领军者。但我们是互联网公司,没有执法权,我们发现了某人在卖假货,我们可以把他从平台上移除,但不能逮捕他。去年一年,我们帮助将400名涉假分子送进监狱,我们下架了3.7亿件假货。我们不但是打假的领军者,我们用大数据来打假。我们现在对全世界尤其中国政府机构意识到这个问题感到高兴。好事是今天你去问这些“犯罪团伙”,这些制假者、售假者,他们说,他们可以去任何一个平台但现在不敢上淘宝天猫了,因为我们的大数据科技可以查出他们是谁、地址在哪儿,并提交给警方,对他们进行捕获。

我说的假货质量的话不是对假货进行赞扬,而是说经过这么多年,这些品牌商家必须非常小心,因为假货的质量正在大幅提高,让人感到非常恐怖。这就是区别。你找到造假者,有人说,这是假货,你去找第三方鉴定到底是不是假货,发现有时假货质量更好。另一个更吓人的是,一家品牌说你们在卖假货,我们找了很久,想发现问题但找不到,后来从旗舰店卖了一个商品送过去检验,他们说这是假货。这很令人困惑。打假是同人性的贪婪作斗争,一点都不容易,也不可能结束,但必须继续战斗。我们每年投入2000名专职人员,每年投入10亿元人民币在打假中,不可能两年内结束战争。如果人们还在继续批评,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对进展是高兴的。如果人们赞扬我,说马云你很棒!我知道并不是很棒。或者阿里巴巴很棒!我们并非很棒,我们只是个17年历史的公司而已。但如果他们说,你们在打假上什么都没做,不,我们在做很多事情,但你不用去争辩,你只要去做自己相信的事就好。

阿里巴巴进军好莱坞的雄心是什么?

每隔五年,我们都会做战略回顾,展望未来30年,10年。所有战略问题都问自己一个问题,是否解决社会问题?我们相信,解决的社会问题越多,你越成功。第二个问题,这个项目十年内会成功?那我们就做。如果一个月或一年就能成功?那就不用做了。怎么可能在一年和一个月成功?五年前,我们有过一个大辩论,对未来10年,20年中国最需要什么。最后决定是happiness和health,双H战略。好莱坞电影能带给人快乐。现在没有人快乐,富有的人不快乐,穷人也不快乐。至少看电影能让人快乐,我觉得我们应该和好莱坞合作。中国有很多英雄,中国英雄总有死,美国英雄永远不会死。如果所有英雄都死了,谁愿意做英雄,我想要我的英雄活下来,这个我们应该多多学习。目前我们只做了2年,还有8年。我想让我的公司不止是电商,而是给人启示。我从电影中得到很多启示。我最喜欢的电影是《阿甘正传》。生活是艰难的,这是我从中学到的,得到了很多启示。过去的17年别人说我是疯子笨蛋,你疯了,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你是个笨蛋,怎么能做这种模式,亚马逊是这个模式,EBay这个模式,阿里巴巴为什么这个模式?我对我自己说,阿甘说,继续干,别在意别人的想法。阿甘还说,没有人能挣钱,人们靠抓小虾挣钱。所以,我们服务小企业。

30岁的人们、30人组成的企业,将会让世界更加美好

首先我不确定,这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每一天都不确定,唯一能确定是昨天。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变独裁,或者会变愚蠢,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应该趁年轻的时候退休。我有很多事情想做,我想做慈善、想做老师、想做环保。世界如此美好,我为什么总是要作为阿里巴巴集团CEO,我来到世界不是为了工作,而是来这个世界享受我的人生。我不想死在办公室里,而想在阳光沙滩上。

我想向在座各位提出最后一个建议,所有政府都需要注意——未来30年对世界而言很重要。每次科技革命都需要50年,前20年科技公司出现、后30年科技得以应用。所以让我们关注未来30年,在此前20年中出现了ebay、亚马逊、Facebook、阿里巴巴、谷歌……很好,但最重要的是让科技具有包容性、改变世界,这是未来30年。让我们留意那些30岁的人们,因为他们是互联网世代,他们会改变世界、会成为世界的建造者。第三,让我们留意那些雇员可能尚不足30人的小企业。30岁的人们、30人组成的企业,将会让世界更加美好。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