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和姚振华,两个境遇迥异的大佬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

2月24日,周五的深圳,上午和下午,中国商界分别迎来了一个辉煌时刻和一个悲惨时刻,见证了不同大佬的幸福和悲哀。

王卫和姚振华,两个境遇迥异的大佬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

2月24日,周五的深圳,上午和下午,中国商界分别迎来了一个辉煌时刻和一个悲惨时刻,见证了不同大佬的幸福和悲哀。

当1971年出生的王卫凭借顺丰控股在深交所重组更名上市,个人财富直逼1500亿。27日,顺丰再度涨停,总市值达2541亿元,王卫身家可与王健林和马云一争高下。

而去年最显眼的“黑马富豪”、1970年出生的前海人寿董事长姚振华,因为编制提供虚假材料、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等问题,被中国保监会给予撤销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

就在4个多月前,2016年胡润百富榜发布时,姚振华还以“财富平均一周上涨20个亿”的速度从上年的200多名疯狂上升到第4名,仅次于王健林、马云、马化腾。

当时胡润把他作为一个亮点,说:“中国企业家的创富模式经历了五个阶段:从贸易到制造业、房地产、IT,再到现在的资本运作,姚振华是现在这个资本时代的代表人物。”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当王卫在深交所敲钟的时候,姚振华则在北京金融街忙着疏通,没想到,他一上一下的时间是如此之短。

姚振华和王卫有很多相似处

姚振华和王卫今天的境遇迥异,但其实两人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是平民创业、艰苦奋斗的典型。

1、姚振华和王卫一样也做物流。

他大学毕业后第一份短暂的工作就是在国有物流公司工作,物流到今天也是其五大产业之一。

2、姚振华和王卫一样勤奋,奋斗。

他周六、周日常在办公室加班,书不离手,天天读报学习。他手下曾说,他干保险前,安排人去书店把所有关于保险的书全买回来,花了三个月时间看了一遍,然后决定进军保险。

3、姚振华和王卫一样低调。

王卫自不必说,只在2011年接受过一次《人民日报》采访,也避谈个人。我联系过几次,得到的回复是“总裁不接受采访的初心不变,实在为难”,网上流传着一些王卫的讲话,我问是否为真,得到的反馈是“我们内部没有听总裁说过”。对姚振华的低调,他手下说,“这辈子如果不到逼不得已,他绝不会走到前台”。

4、最重要的相似是,他们对商业机会都有强烈的敏感。

奥地利学派的著名代表人物柯兹纳曾把企业家精神理解为“警觉”(Alertness),他说警觉是一种“认知的品质”,企业家是这样的人——他看到面前有10块钱,警觉于钱的存在,就过去一把捡起它;而较不警觉的人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发现并利用这个机会。

在关于柯兹纳的研究中,有评论家举过一个例子来说明什么是企业家功能。故事出自英国小说家毛姆的短篇小说《司事》(The Verger),写伦敦一座教堂的文盲司事因为不能读和写而被解雇,走在大街上,想找根烟安慰一下自己。他发现附近找不到一家烟草店,于是决定将他的遣散费投资开一间烟草商店。这很接近于柯兹纳所说的“认知的品质”,就是对市场提供的服务不足有所警觉。

在创业之初,王卫和姚振华都显示了发现机会的认知品质,但从中也可以看出一些微妙的差异,这些差异最后决定了他们不同的命运。

王卫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挣来的?

1978年改革开放,也是王卫7岁时,随家人从内地移居香港。内地学历不被承认,父母只好去做简单的工种,收入很少,王卫遍尝贫困和被歧视的滋味,高中毕业就不再读书,当过清洁工、搬运工,后来在顺德干印染。

由于家住香港,王卫常受朋友之托,在顺德和香港之间传递文件和货物,朋友往往给他红包,他由此嗅到了快递的商机。

为什么顺德有快递的商机?因为香港有很多顺德人,顺德有很多港资企业和合资企业,需要传递银行文件、运输单证等,而国有邮政不支持这样的业务,信件往来只能带在身上,当时往返的船票大约是100多港币。 1993年,22岁的王卫借了父亲10万元钱,注册了顺丰公司,一共有6个人。一位港商回忆说:“顺丰早期在顺德的容奇港有两艘船,分别叫顺峰和顺德,除了载人外,就帮忙托运信件,早期每天两班,后来逐渐增多,一个航班只需要2个多小时,所以上午的信件通过下午两点的船只,下午就可以达到香港。抵港后再找人搬运过关。

早期一份信件收费100元港币,后来业务量大了,几十元的都有。但当时的顺丰并不负责派送,船抵香港后,收信方得亲自去收取,顺丰在香港九龙太子有一个固定的收件点,现场只有一两个工作人员,放了几个筐,工作人员嚷着:‘顺德的放这边’,可能叫嚷的人中就有一个是王卫。”

王卫发现了市场的机会和痛点,从此就只干了这一件事,就是让自己公司的服务能力和服务价值越来越强,越来越高,最后成为行业典范,至于资本化只是服务于主业发展的附属手段。

王卫一向不喜欢被资本所左右,他很早就说过,“上市的好处无非是圈钱,获得发展企业所需的资金。顺丰也缺钱,但是顺丰不能为了钱而上市。上市后,企业就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每天股价的变动都牵动着企业的神经,对企业管理层的管理是不利的。”“作为企业的老板,你一定要知道你为了什么而上市,顺丰在短期内不可能上市,未来也不会为了上市而上市,为了圈钱而上市。”

2013年8月,中信资本、苏州工业园区元禾控股、招商局等旗下的投资基金入股顺丰80亿元,王卫接受入股的前提也是不能对公司管理有任何干预。

2011年王卫接受《人民日报》采访,记者问中国民营快递企业要想有朝一日赶上国际快递大企业,需要做些什么?王卫说:

首先不是规模,而应该是服务质量和声誉,追求像他们一样受到消费者的认可和社会尊重;

其次,是要评估好自己有没有实力去实现这个目标。基础不稳的话,你在上面盖房子很容易变危楼,如果塌方影响更大。我们要对自己有一个清楚的评估,要脚踏实地一步步走。至于能走多快、走多远,并不需要苛求;

第三是要看国家的产业政策能不能持续稳定,“其实民营快递企业想要的并不多,2007年政企分开以后,昔日的竞争对手变成了行业管理部门,之后行业政策一直稳定。我们并不是说非要政府给多少补贴,关键是国家大的政策环境要支持民营快递企业发展,这对我们至关重要”;

最后是希望大家能对我们多一点耐心。现在各家民营快递企业都已经认识到了提高服务质量的重要性,都在加大这方面的投入。但要看到明显效果,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快递行业是人的行业。王卫对顺丰快递员的关心爱护享誉业界。去年4月17日,一名顺丰快递员在北京东城区某小区送快递,骑的三轮车和与一辆小轿车发生轻微碰撞,车主下车连抽快递员耳光,并辱骂快递员。

当晚7点顺丰官方微博作出回应,“我们的快递小哥大多是二十几岁的孩子,他们不论风雨寒暑穿梭在大街小巷,再苦再累也要做到微笑服务,真心希望发生意外时大家能互相理解,首先是尊重。我们已找到这个受委屈的小哥,顺丰会照顾好这个孩子,请大家放心。”而王卫则在朋友圈发声——“如果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顺丰总裁。”

这个小哥和王卫一起在深交所上台敲钟,也和40万顺丰员工及用户代表一起领受了王卫以个人名义发出的14亿元红包。今年1月31日前入职、且2月24日在职的顺丰全日制长期合同制员工人人有份,工作一年以内的员工发放1888元,1到3年2888元,3年以上3888元,并按贡献标准累计增加。

姚振华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挣来的?

再看姚振华。他1992年从华南理工大学毕业,还读了“双学位”,多修了很多学分。时值邓小平南方讲话,神州大地涌动着新一轮创业热潮,姚振华也不甘于在国企的平淡日子,自主创业了。

当时深圳市政府正在搞“为民办实事”的菜篮子工程,姚振华兄弟成了新宝康蔬菜公司,通过一个当领导的同村老乡帮忙,以菜篮子工程用地名义拿到两块地:一块是位于现在的福田区福强路的中港城小区地块,一块是位于现在的南山区后海的宝能太古城地块。

由于蔬菜超市赚钱少,发展慢,很快就转型了,公司更名为深圳市新保康实业有限公司,要做房地产。

有人梳理了姚振华运作中港城小区地块的历史,大致如下:

第一步,缴纳地价款170余万元,取得3.2万多平方米“菜篮子工程”的用地红线图;

第二步,和一家要建住宅楼的银行合作,在该地块为银行建两栋住宅楼,银行出资7500万元,合同签订之日起三日内付一半即3750万元,项目封顶之日起三日内付另一半;

第三步,银行资金到位后,疏通关系,将菜篮子工程用地变更为住宅用地,缴纳地价款3400余万元;

第四步,两栋住宅楼建筑超出地面后,新保康公司将整个3.2万多平方米地块和在建工程作为抵押物,找银行贷款,由此启动另外3栋高层和6层商业裙楼的建设。银行住宅楼2000年完工交付,其余项目2001年完工开售。

姚振华善于发现市场机会,而用170余万元撬动一个几亿元的项目,则堪称妙手。他由此走上了以“杠杆化金融”作为驱动力和放大器的“金融+”道路。从宝能系的历史看,前后涉及的大行业超过10个,姚振华什么“朝阳行业”都想试试,不放弃任何一种可能。

但由于产业发展慢,他更为喜欢的还是类似安邦这样的资产规模增长模式,他在内部讲话中说,“金融是第一位,地产未来的作用可能更多就是加大资产估值。未来上市和融资的话,毕竟手里有土地储备,还有项目,还有经营性自持物业,外界对企业资产规模估值有好处。”

姚振华的管理风格务实而强势,最看重赚钱的实效。他从大公司挖了不少职业经理人,但能干久的不多。 2015年7月宝能系旗下的钜盛华公司和前海人寿开始举牌万科、“万宝之争”拉开帷幕后,多家财经媒体开始关注姚振华,第一波质疑声浪中就包括对前海人寿三年换了三任总经理、高管频繁换血的质疑。

自2012年3月前海人寿正式挂牌,第一任总经理孙伟光任职不到一年;第二任总经理傅杰原来是泰康人寿副总裁,2013年11月赴任前海人寿,一同加盟的还有董秘、审计责任人、财会负责人等等,一年后也离开了;总经理职位空缺大半年之后,2015年7月,深圳工商银行副行长兼前海分行行长刘宇峰才来填空。

某媒体2015年12月的报道称,前海人寿12位高管,2012年开业任职至今的仅剩4位。“董事长姚振华并不尊重职业经理人的专业性、不尊重保险业的运营规律”,“过去两任总经理(刘宇峰之前)在前海人寿体系内并无真正的话语权可言,包括大额报销权限的审批、业务拓展进度厘定等事项,均由姚振华拍板定夺”,“姚老板只要在一天,基本上不用设总经理或者总裁,管理风格强势,所有东西都要管”。

挖人不惜血本,一旦发现赚钱能力不行就迅速弃用,这使得姚振华在金融圈内留下了很难伺候的口碑,职业经理人在强势的“老板文化”下的生存周期基本都是半年到一年。这里讲的不是专业能力,是快速赚钱的能力。

王卫和姚振华的不同在哪里

人皆爱财,取之有道,道不同,命运不同。从宏观上看,王卫走的是价值优先、价值驱动型的道路,姚振华走的是财富优先、财富驱动型的道路。

王卫专心做一事,内生发展为主,注重服务质量和声誉胜过追求规模,注重脚踏实地打基础胜过追求“走得快”,注重员工行为的长期性胜过把他们当成追求短期利益的工具,注重行为的合法合规胜过对“逾矩”和“擦边”的偏爱。

在深交所上市仪式上,王卫讲了几分钟话,他提醒的第一个人是自己,要符合证监会的所有要求,“从今天开始,话不能随便说,地方不能随便去”,还提醒朋友“有些问题也不要问”,“我不能随便答复,那会害了大家,会被关联起来(注:指关联交易)”。

他提醒顺丰员工也要更加谨慎,“少说话多做事”,不该说的话说了会一起受到法规的制裁。他还表达了坚持发展快递物流行业的决心,说顺丰上市后将不忘初心。

姚振华一心做多事,凡能赚钱的都要试试,什么行业最赚钱做什么,什么方式最赚钱就用什么方式。透视其“财富火箭”的发射之道,他做过很多产业,但产业只是表面,核心则是房地产、杠杆化、资本运作。

房地产的最大特征,一是可以不断进行价值重估,坐地生财,变性生财(改变土地用途),二是可以用杠杆。而杠杆化(Leverage),是通过负债、在不增加权益资本情况下、能够膨胀投资能力的一种技术。资本运作,就是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财富增值,通过买卖处置资产而赚钱,以小变大。这是姚振华的商道密码。

2006年国有的深业物流集团改制时姚振华介入,他通过改革优化了这家国企的现金流,但真正看中的是其大量物业与土地。有报道称,姚振华为获得深业物流集团累计付出了2亿元的成本,但土地重估的价值和重新规划后的出租型物业的价值,加在一起超过600亿(2016年数字)。

姚振华在内部讲话中曾说,“实打实做宝能,要做到全国前列,追上万科,是很难的。即使追得上,投入产出回报也不会那么好”,所以他还是选择在杠杆化资本运作道路上奋然猛进。

在负债端,他最看重的是“保费指标”,所以用高成本的万能险拼命扩张负债,然后在资产端,像大象冲进瓷器店(英谚原文是A bull in a china shop),在股市横冲直撞举牌,谁挡我的路就动议让高管走人。

通过上面的比较,一言以蔽之,王卫的模式是价值创造,姚振华的模式是价值重估与转移。

顺丰为千万消费者创造了以前享受不到的便利价值,增益了社会总福利,这是其模式的核心。

姚振华则是资产价差的发现者和利用者,他较少创造新的社会福利,而是对现有资产(无论是土地还是上市公司)进行价值重估和价值转移。这种“重估”之所以成立,当然依靠姚振华的判断和发现能力,但更多是依靠关系获取廉价资源或者让资产“变性”,依靠资本市场非理性的动物精神。

拿万科来说,姚振华进入后拉高了股价,但机构投资者开始离场,因为他们看空管理层的不确定,万科价值可能下降。但散户则一片欢呼,因为“姚大户”来了。至于公司的核心能力未来究竟如何,这就不是姚振华感兴趣的事了。他的兴趣所在,是拥有资本平台后如何注入资产,通过价值重估膨胀财富。

市场需要发现者,更需要创造者。中国资本市场的长期回报之所以如此之差,成为全球闻名的韭菜市场,是因为创造者太少而玩家太多,真实的正收益太少,零和的套利转移和动物精神太多。

但是,从更深层的意义上,王卫和姚振华的不同可能是心智模式的不同。

从坊间流传的王卫讲话看,他是一个自律、感恩、信仰佛教的人。他有过25岁赚到人生第一桶金有点目空一切的时候,但事业不断迈上新台阶,个人的眼界和心胸不一样了;太太在他得意忘形的时候,不断泼冷水,让他保持清醒和冷静;最重要的是找到了精神依托,信了佛教。

他说,“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我越来越意识到,我今天的所谓成功,其实是上辈子积下来的东西,而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本事不本事,只是天时地利人和集合到一起的一个福报。”

因此,王卫走上谦卑和“正知、正念、正行”的路。他说,“有人觉得有钱有权就‘威’,我认为这个观念是完全错误的。‘威’不是建立在金钱或权力的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之上。一个人可以昂首挺胸地走在路上,并且收获的都是尊敬且乐于亲近(而不是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这才叫威。”

我尊重姚振华的人格,姚振华投资万科、格力也是在保监会将万能险产品利率市场化,而且在2015年股市大跳水之后放宽了险资投资蓝筹股票的监管比例之后的正常行为,姚振华显示了把握机会的眼光。

问题是,杠杆太高了,心太大了,不得不违规伪造材料,以证明自己有吞下上市公司资产的大肚子。如果能加以控制和克制,并且好好和社会沟通取得理解,说清楚究竟想干什么,姚振华的命运本来不至于此。从商道的角度看,他更像一个充满贪嗔痴的永不知足的攫取者,而王卫身上,有一种自然弥散的戒定慧的气息。

过去几十年,很多富豪考虑的都是怎么把财富做大,未来该好好想想,如何把财富做正;过去考虑的都是如何膨胀估值,未来该好好想想,如何创新价值;过去考虑的都是如何获得,未来该好好想想,如何放弃。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大道得舍,舍去诱惑。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