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A站CEO朱周易转战轻小说:这是一个真正理解二次元的地方

当微博、B站、贴吧这些主流网络平台日益明显的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时,对于内容创业者们而言,新的挑战和机会也同时到来。比如,起点晋江上的网文是否还能满足00后的喜好?如果不能,那00后会消费什么样的小说内容?

前A站CEO朱周易转战轻小说:这是一个真正理解二次元的地方

朱周易是前A站的CEO,轻文轻小说是他从A站离职后创立的新项目,是一个为二次元人群服务的阅读平台。在ACGN市场被瓜分殆尽的当下,轻文轻小说入手的领域是一个更加垂直细分的领域。朱周易从轻小说的定义、做轻小说阅读社区的初衷以及轻小说的变现模式三方面解读了二次元行业的现状,并提出:当现在的中学生成为社会主流后,他们喜欢的内容就会成为下一个爆发点。

“虽然我们的目标不是成为下一个起点,但我觉得我们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起点。”朱周易说当现在的中学生成为社会主流后,他们喜欢的内容就会成为下一个爆发点。在他看来,轻文轻小说就这样一个承载新一代年轻人阅读喜好的阅读社区。

朱周易是前A站的CEO,轻文轻小说是他从A站离职后创立的新项目,无论A站还是轻文,朱周易的事业始终与二次元紧密相关,“我们就是一个为二次元人群服务的阅读平台。”

在ACGN市场被瓜分殆尽的当下,轻文轻小说入手的领域是一个更加垂直细分的领域。2015年下半年,轻文轻小说成立初期,就获得了掌趣创享和九合创投的天使轮投资。

一、轻小说是什么?

轻小说这一概念来源于日本,朱周易解释说,日本没有晋江,轻小说在日本就相当于晋江,题材主要是校园青春小说,受众大多是喜欢动漫的青少年,相对于晋江上的校园青春小说。

因此,轻小说的表现形式一般更加日式,对话与情节与动画漫画剧本十分相像,相比较动辄上百万字的网文,轻小说不仅体量更小而且内容浅显易懂,符合“可以轻松阅读”的定位,文中还会插入漫画和人物造型,阅读体验介于漫画和小说之间。

轻文的创始团队几乎全部来自A站前员工。朱周易决心创业后,召集回原班人马并在A站最初的办公地点创立了新公司。与起点、晋江这样的PGC模式相比,轻文轻小说沿袭了A站的UGC社区模式,在轻文每一篇小说下都有打赏和点赞和发弹幕的按钮,打赏被称为“信仰”,点赞被称为“战力“,这种交互十分类似于A站B站。在画风上,轻文与A站B站也十分相似。

轻文目前的用户大多是中学到大学的二次元爱好者,他们的写作风格和阅读习惯与90后有很大不同。朱周易举例说,在阅读交互和付费习惯上,00后有着更为强烈的交互和付费欲望。在作品题材上,他们关注的重点也与晋江起点的用户完全不同,“轻文是一个属于新一代二次元用户的阅读社区”。

二、做二次元的人并不是真的懂二次元

谈到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小众的阅读社区,朱周易说,“无论是A站还是现在的轻文,初衷都是二次元爱好者想要做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如果能更好的服务我们的同好,那就最好不过了。”

“最早A站也是一个服务于二次元人群的日本动画播放平台,我们接手后设计了包括AC娘的形象和整个网站的搭建,对于如何打造一个强交互的社区,我们应该有一套成熟的内容分发体系。”朱周易认为,相比A站,轻文轻小说更加垂直和更加“核心二次元”。

朱周易自己是一个资深二次元爱好者,至今仍旧会收藏各种日本漫画杂志。他认为小众社区要基于小众爱好人群之间的认同感建立,轻小说的受众虽然数量不多,但由于国内人口基数大,这群核心用户数量也颇为可观,另一方面当这一批用户成长起来后,影响力也会增加。

伴随着资本的青睐,二次元的边界不断向泛娱乐扩大。但朱周易理解的二次元是基于动画衍生出的文化产品,包括小说和漫画。所以最初的A站是从动画播放平台入手,而轻文则从动画的另一个细分源头入手。朱周易认为,现在很多做二次元的人并不是真的懂二次元,而他想做的事就是在轻小说这个核心向二次元领域做好纵深,挖掘其中的潜在价值,服务好核心人群。

目前的轻文还属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在朱周易的五年规划里,轻文轻小说要成长为一个与晋江拥有相同影响力的平台,聚集足够多的作者和作品。而有了数量,好作品的概率也会上升。2016年上半年,轻文轻小说已经有几部作品投入动画和游戏的制作。朱周易说,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作品被改编。

三、付费、广告和IP改编:轻小说的三种变现模式

目前IP的动画和游戏改编是轻文最重要的变现方式。在日本,轻小说改编动画游戏十分常见,《凉宫春日的忧郁》、《Infinite Stratos》、《刀剑神域》等知名动画都是由轻小说改编而成。除此之外,轻文还与橙光游戏达成了合作。

登上轻文排行榜上的小说,下面都有成千上百的留言,这样的情况只能在晋江起点最头部的作品下看到,相比较于80、90后的用户,无论是阅读口味还是阅读习惯,新一代用户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弹幕文化,早期互联网用户很难理解所谓的弹幕文化,但对于新一代的用户而言,弹幕和评论也是他们的消费内容的一部分。比如直接成为动画生产方和漫画CP公司,因为有过A站的经验,朱周易更加擅长做这种有二次元氛围的平台。尽管轻文切入的领域十分小众,但朱周易认为由于中国市场很大,即使是小众作品也并不难存活。“在日本,一个作品需要10%的人喜欢才能赚钱,但在中国只要有0.1%的用户就能实现盈利。”

目前轻文的日活能够达到十万。朱周易说现在平台上有的作者收入已经能达到五位数,头部作品的打赏能过千。虽然目前还在投入阶段,平台需要向作者支付作品酬金,但是到2017年,靠用户付费就可能实现作品上的收支平衡。

比起靠流量变现的阅读平台,轻文的受众主要为学生群体,但朱周易认为,通过B站上的用户消费习惯就可以看出,学生群体虽然经济能力不强,但他们更愿意为自己的爱好付费。

“我慢慢觉得,虽然大平台或者风口上的东西说起来很NB,但是活下来几率非常低,反而是一些小而美的东西,可能长久一些。”朱周易说,尽管从A站离职后有机会去大公司做高管,但是他认为如果去大公司五年后再创业,他可能会无法理解00后的口味,而现在是他唯一一次机会,做出自己喜欢的二次元作品的机会。

朱周易说:“我还是希望能做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有意思的东西。20年之后,我可以跟儿子一起坐在一起看,这是你爸爸或爷爷当年做的动画。”

本文为伊甸网转载,转载请注明真实来源:

来源:三声

作者:刘丹如

评论

游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名称:伊甸网

微信号:edenw_com

微信客服:rosnoho

QQ客服:41524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