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遭遇滑铁卢,比特币或将成为华尔街新宠?

网络转载 8962 2020-05-21 19:16

巴菲特

“奥马哈先知”沃伦·巴菲特无疑是当代最伟大的投资人,其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在 1965 年至 2018 年的年复合回报率达到了20.5%。因此,巴菲特的投资动向一直受到投资人的注意。

但是最近几年,巴菲特的投资业绩,却让人们开始质疑其“投资大师”这个称号,而其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涨幅也远远落后于大盘涨幅。这到底是投资的一时乱流,还是说,属于巴菲特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呢?

而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重创了全球经济,这也给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业绩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根据本月 2 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的财报指出,伯克希尔哈撒韦在 2020 年第一季大亏 497 亿美元,股价大跌 22%,相较于标普 500 指数下跌 13%、纳斯达克指数上涨 2%,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表现远远落后于大盘。

而且据悉,巴菲特手上重仓持有的8只股票,每一只都有超过十亿美元的巨额亏损,其中 6 只为金融股。

我们先来盘点一下巴菲特持有的这些银行股,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美国银行11% 的股权,而 美国银行股价今年以来已经大跌 41%;此外,巴菲特持有的另一只银行股票富国银行也在今年下跌了 58%,这直接让伯克希尔哈撒韦亏损了 110 亿美元;此外,美国运通下跌了37%,让伯克希尔哈撒韦亏损 70 亿美元,而摩根大通今年为止也让伯克希尔哈撒韦吃了 33 亿美元的亏损。

除了银行股外,巴菲特还大量持有高盛集团股票,而该只股票于今年也下跌了25%。据《彭博社》指出,巴菲已经特大量抛售了手中的高盛股票,持有量锐减 84%,持股价值已经从 27.6 亿美元骤减至 2.97 亿美元。与此同时,伯克希尔哈撒韦也在大幅卖出摩根大通的股票。

要知道,银行股一直以来都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持股重心之一,且因为监管规定的关系,通常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银行股的比例都在 10% 以下,现在却大幅卖出,这也会进一步影响到投资人的“情绪”。

此前,巴菲特曾说“银行股不是疫情期间的主要担忧”,但如今,巴菲特却在大量抛售手中的银行股。有人认为,这是因为美联储很可能会考虑负利率政策,而使银行获利成为变数,因此巴菲特才会果断抛售。

除了银行股之外,巴菲特也在航空股栽了大跟斗。截至 2019 年 12 月为止,伯克希尔哈撒韦所持有的航空股价值达 40 亿美元,包括联合航空 7.6% 股权、美国航空 10%、西南航空 10.1% 与达美航空 9.2%。不过今年,上述四大航空的股价跌幅大约为 50% 至 70%。

上个月,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清空了四大航空股,巴菲特也坦言,自己错估了石油价格走势,买错了股票。

不仅如此,就连巴菲特向来钟爱的可口可乐股价都在今年下跌了21%,由于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可口可乐的 9% 的股权,因此可口可乐也在今年让伯克希尔哈撒韦亏损了 46 亿美元。

另外,伯克希尔哈撒韦也持有不少通用汽车的股票,该股票今年以来也下跌了 41%,让巴菲特亏损了 11 亿美元。

《MarketWatch》专栏作家霍华德·高德就认为,近年成长股、指数型的投资取向已经高过了巴菲特过去强调的“价值型投资”;另外,虽然巴菲特满手现金准备投资,但美国联准会的印钞救市又让伯克希尔哈撒韦手中的巨额现金无用武之地,他认为“巴菲特的时代正在落幕”。

高德还认为,过去 11 年的美股大牛市,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绩效比标普 500 指数的涨幅要逊色不少,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持股中,银行股、石油股、航空股的比重过高,而科技股持股太低。

无论巴菲特的时代是否正在落幕。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即使的一个全球公认的投资大师也有遭遇滑铁卢的时候。而众所周知,巴菲特向来不喜欢比特币。但是今年以来,比特币依然是目前全球范围内表现最好的资产类别,累计上涨了32%。

巴菲特

3月份,在全球金融市场遭遇流动性挤兑时,比特币也出现过单日暴跌50%的黑暗时刻。但是自那之后,比特币就开始强势反弹,最高涨幅一度超过了160%。

不久前,华尔街知名投资人保罗·琼斯创办的大型对冲基金都铎基金发布了一份投资报告《大通膨时代》,并宣布将以比特币作为应对通膨的对冲手段。

作为华尔街的传奇人物,保罗·琼斯曾被CNBC评为在世交易员的第二位,第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乔治·索罗斯。

保罗·琼斯之所以选择比特币最重要的原因有两点:非对称投资机会和风险对冲。

保罗·琼斯之前一直在做的就是寻求非对称的投资机会。而比特币在当今世界,是少见的非对称投资机会。我们知道,投资就意味着有风险,比特币也同样有风险。但是非对称意味着,比特币在其收益风险比方面,收益的概率要高于风险。

而根据媒体对保罗·琼斯的采访来看,加速其做出这个决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就是当前宏观经济的剧烈变化。

世界经济在2019年本来已有向下的迹象,而2020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宏观经济面临百年难遇的困难局面。保罗·琼斯一直都是宏观经济的投资者,它跟桥水基金创始人雷·达利奥一样,最关注宏观经济的变化。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投资收益跟宏观经济直接相关。而如今,从今年2月以来,有数万亿美元增发到市场上,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变局。对于这些宏观投资者来说,面对这种未来的不确定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冲风险。他们想到了黄金、国债、一些股票、货币等,但与此同时,比特币也进入了这些宏观投资者的视野。

琼斯认为,收益最大化的最好策略是拥有最快的马。在货币大幅增发时期,他押注了比特币。根据彭博社的报道,其旗下的Tudor BVI Fund可能会持有占其资本个位数的比特币期货。考虑到其基金的规模,这对于比特币市场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数额。更重要的是,这是第一个大型对冲基金开始拥抱比特币。

当然,琼斯并不认为自己是加密货币的粉丝。他持有比特币更多的是因为货币数字化时代的到来,而且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使得疫情恢复后的全球经济将会跟历史上的那些金融危机的恢复有所不同,美联储允许银行进行更激进的放贷。在短期内,商品和服务价格不会上涨,但是长期来看,无法阻止通胀的趋势。

同时,琼斯还表示,他依然是黄金的信徒。而同样是投资大佬的Chamath Palihapitiya对保罗·琼斯的做法进行如下评价,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提到,很难找到跟比特币一样跟其他资产不相关的资产类型,而保罗·琼斯之所以关注比特币是因为当前的经济情况下,必须找到保护自己的对冲资产。

根据都铎投资公司的报告,美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增速已经是 1981 年来的最高峰。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 年的增速甚至已经快要接近二战时期的水平。

巴菲特

虽然货币供应量增速加快,但是由于疫情关系,消费者需求下降,在短期内通膨还有可能下降。但长期来看,M2 和通膨处于稳定的正相关,所以高 M2 增速将导致全球进入前所未有的“超级通膨”时期。

很显然,此次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深度和广度是如此之大,过去印钞救市是极具争议的决策,但现在大规模财政支出货币化变得不再有争议。仅仅是自今年二月以来,全球就一共印了 3.9 兆美元的钞票,占全球 GDP 的 6.6%。

在“超级通胀”时代里,许多资产价格都将大幅攀升。投资者不应被知识面所束缚,需要学会让市场价格走势指导决策,并试着理解走势。

保罗·琼斯的交易风格是研究推动经济上涨的主因,而不是价值投资,因此,他认为利润最大化策略就是拥有涨的最快的资产。

琼斯给出的建议包括黄金、比特币、做多短期债券、放空长期债券、投资股市。投资者应当考虑投资那些首先对全球货币的大幅增长做出反应的资产。

声明

1. 本文经授权发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和作者;

2. 伊甸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3.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